幸会.姜让卿.学业繁忙.佛系更文.cp杂食.部分不吃.

【安雷】春风十里(八)

总裁安x阔少雷。

chapter8:虚与委蛇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解屏所以先补档。

01 02 03 04 05 06 07

安迷修靠在阳台上,面对着一片灯火辉煌的黑夜在那吞云吐雾。

他披着一件黑色的宽大睡衣,腰间的腰带系的松松垮垮,露出脖颈和精壮胸膛上的道道抓痕,有的地方破了皮,隐隐约约的露着红,看起来就像野兽皮毛上的艳丽花纹。

雷狮已经睡着了,他实在是被安迷修折腾的不行,少年还没长开的身体上遍布着红红紫紫的痕迹,无声宣告着刚才有一场多么销魂蚀骨的情事。

食之髓味不是骗人的。安迷修想。肌肤相贴的触感太过美好,雷狮带着哭腔的呻吟还记忆犹新,初尝情事的少年经不起逗,几句话就红了脸。

他抽了几口烟就不再抽了,把烟灭了扔在烟灰缸里。安迷修在床边坐下,伸手去揉了揉雷狮皱着的眉心,他似乎睡的并不安稳,碰一碰就迷迷糊糊的醒了。

“安迷修?”雷狮倦倦的喊到,一双紫色的眼睛半睁不睁。

“我在。”安迷修应了一声,在雷狮身边躺下,“睡吧,还早。”雷狮也不知有没有听见,翻了个身继续会周公去了。

安迷修就那样静静的看着雷狮的背影,像是在寻找谁的影子。他伸手想要把雷狮拥入怀中,最后却只是放下,在唇齿间呢喃着一个人的名字。

雷狮。

黑夜里藏匿着的是谁的低唤。

雷狮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除了双腿间的不适之外整个人都被太阳晒得懒洋洋的,幸亏是假期,他还能苟且几天。身旁的人早就不见了,安迷修真的是个尽职尽责的好老板,雷狮想,假期还一大早去公司加班。

这只大型猫科动物在床上打了几个滚,伸出手拿过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安迷修。

“喂,你醒了?”安迷修说喂的时候,习惯性说第二声,往上扬,让人听了就感觉温柔,“我还想让你多睡会。”

“醒了,我又不是猪要睡那么久,”雷狮从床上起来,找了一件沙发上的浴袍披在身上,“过来接我,快点。”

可你明明就睡得醉生梦死,一天二十四小时你能睡十二个小时。安迷修在心里笑道。

“对了,安迷修,你现在在哪?”雷狮眯起了眼睛,这件浴袍上还萦绕着一股冷淡的薄荷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穿过的。他摩擦着柔软的布料,一双明亮的眼睛却开始晦涩。

“我在公司啊,我最近有个案子,谈得还蛮辛苦的。”安迷修笑了笑,看着面前的格瑞面不改色的说道。

格瑞闻言只是微微挑了挑眉,用一种略有惊讶的目光看着坦然自若的安迷修。

“行,那我挂了。”雷狮爽快的挂了电话,安迷修像是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很快就如烟消散。

“这样骗雷家没关系?”格瑞一边看着面前的病历本一边转着手里的钢笔,“你打算把你双重人格的事情瞒多久。”

“这件事说出去对我可半点好处都没有,不仅没好处,还给安辰一个把柄,同时也会失去雷氏这个有利的伙伴。”安迷修拿起自己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挥挥手,像格瑞告辞,准备离开。“这些年来,多谢了,格瑞。”

在安迷修关上门的一刹那,格瑞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开了口。

“安迷修,要不是我以前见过你的第二人格,我觉得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心理疾病。”

“不,准确的说,从上一次复诊开始,”格瑞锐利的目光仿佛透过安迷修的层层虚伪表象,一直到他灵魂的最深处。“你的第二人格就完全消失了。”

“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循序渐进的过程,就那么突兀干脆的不见了。”

“那不是很好吗?”安迷修沉默一会,露出一个和以往别无二致的笑容。“消失的干脆利落,你再也不用为我的人格分裂没日没夜的忙了。”

说完,他关门离去,明明是潇洒的背影,却硬生生看出了几分落荒而逃的狼狈。

六月的阳光到了中午已经十分刺眼,让安迷修晃了晃神,他不禁抬起右臂遮在眼前,独自看着马路上的车来车往。

世人皆爱阳光温柔,照耀山河万里,可安迷修偏偏不喜欢,因为世上万物都在阳光下无所遁形,让人无法藏起自己的黑暗肮脏。

安迷修颇有些自虐的看向空中的骄阳,强烈的阳光让他神思恍惚。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来看心理医生了。

像是很久以前,久到记忆都有些模糊不清,他也在这么一个六月里最后一次来到格瑞的诊所,确认自己人格的痊愈。

然而那时与现在是不一样的,有一个黑发紫眸的少年在外面等他,在他出来后牵着他的手,和每一对热恋的情人一样,漫步在喧嚣的车道上,没有目的,只是觉得牵手的触感甜腻的不像话,忍不住想要再久一点,久一点。

只可惜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安迷修嘲讽的想,一个人可不能在同一个坑里摔两次。

他曾把雷狮当做那段黑暗无边的时光里唯一的亮,虽然不像阳光那样耀眼明亮,但那清冷的光却足够让安迷修看清脚下的路,让他跌跌撞撞的走下去,伤痕累累的走过所有荆棘虚妄,去牵着他的手说一句简短的我爱你。

也许雷狮上辈子曾在情动的时候认真的听过这句爱语,但估计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漫不经心的吻着安迷修笑他酸的不行。

最后,最后他们的结局是什么样的来着?安迷修努力的回忆着,他最后一次见到雷狮是在一幢废弃大楼里,血液的流失让他的视线变得涣散,他开始回想自己这一生,就在他觉得要死的时候,一个身影冲进了他的视野。

他明明已经看不清了,可他知道,那个身影就是雷狮,烧成灰他都认得出来,他隐约记得雷狮手足无措的去堵他腹部的血窟窿,嗓音都带着颤抖,可他一点也不感动,一点也不。

安迷修不记得雷狮最后说了什么,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开口,嗓音嘶哑又淡然,他对雷狮说:

“下辈子,别见了,雷狮。”

因为不值得。

我这一生,唯有你不值得。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煞风景的打破了安迷修的回忆,安迷修看了看来电人,上面赫然写着雷狮。

“安迷修,你在哪?”雷狮的口气似乎有点不耐烦,安迷修猜是这祖宗饿了,毕竟他昨天晚饭没吃,现在已经中午了,还是滴水未进。

“公司啊,我给你带份炒酸奶过去,我记得你那附近有。”安迷修哄劝到,“正餐还是要吃的,不然对肠胃不好你赶紧起来,我等会带你去吃饭。”

雷狮像是在发呆,安迷修又喂了几声后才回过神来。

“你啰嗦死了,我才不要吃炒酸奶”雷狮嫌弃道,顿了两秒又说道。

“要芒果味的,赶紧过来。”

然后他就毫不客气的把电话挂了,留下安迷修看着中断的通话哭笑不得。

“安迷修。”凌乱的房间里,雷狮伸出拇指摩擦着手机屏幕,嘴里吐出的话语调轻的不行,却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滋味。“你怎么又骗我。”

还有点委屈,

就在此时,手机屏幕上又传来一条新的消息。

“想必雷三少爷此刻已经得到答案了,安迷修就是个疯子,他一直在骗你,他看中的只是雷氏的支持而已。”

“疯子。”雷狮脑子里忽然觉得好笑,想着想着就诡异的笑了出来。安迷修是个疯子,喜欢一个疯子的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什么?傻子?

他打了一行字过去。

“我凭什么相信你。”

安迷修是个疯子,我上辈子就知道了。雷狮自嘲的想,他把手机扔在床上,走向浴室。冰冷的凉水从头浇下,让他整个人都彻底的清醒。

心跳声仿佛被无限扩大,在他耳畔清晰的回响,浑身的血液像是倒走的时针流回他的心脏,让他分分秒秒都痛不欲生。

突如其来的心脏疼痛让雷狮揪紧了胸口。四周的一切景物仿佛都开始无限倒退,日月倾颓,人声鼎沸,子弹上膛,最后是——枪响。一切都吵得他头痛欲裂。

疼,真他妈疼。

钻心挖骨一般的疼痛让雷狮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他靠着冰冷的玻璃回复意识,痛苦的喘息起来。四周的一切呼啸都仿佛戛然而止,只留下一片空寂的白,尽头有一片盛开的白色风信子。

安迷修背光站在那,纯白的衬衫下摆被风吹的肆意飞舞。

雷狮看到了年幼的自己,站在离那个男人不远的地方。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仿佛这样爱与善意就触手可及。

小雷狮向前走了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离安迷修越来越近。而雷狮却开始没由来的恐慌。

停下来!雷狮无声的嘶吼,拔腿向前跑去,可那一段距离却永远追不上,他忽然明白了自己的恐惧,那不是无缘无故的——

因为下一秒,他看见安迷修转过了身。

于是子弹贯穿了他的胸膛。

年幼的自己握着枪的双手还在颤抖,枪口青烟袅袅,“啪”的一声,那把枪掉在了地上。

雷狮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他挣扎着起身,踉踉跄跄的把自己摔进柔软的床铺,他疼的恨不得昏过去,可他脑海中的那个念头是那么清晰,支撑他艰难的清醒着。雷狮打开手机,按下快捷拨号,他已经疼的面色苍白,一头的汗,他第一次如此迫切的期待着安迷修接他的电话。

雷狮自己都不清楚这种时候不打电话给医院,或者打电话给家人,而是打电话给安迷修干什么。或许他只是潜意识里把安迷修当成了最可靠的港湾,又或许,他只是想说出那句安迷修至死都没有听清的爱语。

“雷狮?”安迷修很快就接了电话,温柔的嗓音从城市的一端传来。

几乎是同时,雷狮手中的手机掉落在地。

我爱你,他说。

那句爱语跌落在城市的另一端。

tbc

一回来就屏蔽我气哦。

一堆废话:久违的更新(捂脸)所以这章比较有分量,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这篇文(羞涩)。

现在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说:安哥一点都不渣!!!不渣!!!前面都是伏笔!!伏笔!!重生想得到吗!!!

这章写的相当意识流,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点评论鼓励。

接下来是回忆杀!!回忆杀!!回忆杀!!

我最喜欢的部分终于要来了!!

刀子终于可以洒了!

顺带,不要喊我深夜老师感觉就像深夜色情男主播,(虽然我还挺喜欢的


评论(12)
热度(262)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