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关于那个夜店头牌(01)

富二代博x前公关小赞

黑化/破镜重圆/先婚后爱

开车专用ABO设定

“用嘴含枪,肖老师想哪张嘴配哪把枪?”

  

沙哑的女声交缠着暧昧的灯光,像是三十度的酒喝过了头,让人红了脸丢了魂,欢声笑语不断,构造出一派纸醉金迷的幻想乡。

  王一博坐在卡座里,不耐烦的用食指指节敲击着桌面,俊美的脸上满是不耐烦。

  “waiter!”又度过了漫长的十五分钟后,王一博的耐心成功耗尽,他烦躁的按铃叫来服务生,半眯的凤眼在霓虹灯下折射出漂亮的光泽,看起来倒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好样貌,只是一开口就让前台欲哭无泪,“肖九点半出场,我约了他十点,现在十点半,敢问他这是打算女装出场还是先给自己做套造型?”

“这个,这位先生,”前台小哥尬笑着擦了擦额头的汗,心里把那个在后台鬼哭狼嚎了半天的肖战骂了十八遍,“肖今天实在是有特殊状况,让您等了这么久真的很难抱歉,您看要不这样吧?您换一位,今晚酒水我们给您免单?”

“特殊情况?”王一博抬头笑出了声,“他来大姨妈?宫寒生理痛?”

“害,您可真幽默……”前台干巴巴的笑了几声,看着躲在隔壁调酒台朝他疯狂比手势的肖战眉头抽了抽,然后搬出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对王一博说到,“其实吧,真正的原因是……”

“肖他怀孕了。”

???

王一博一口酒喷了前台小哥满脸,一脸“你他妈在逗我?”。

前台小哥继续面不改色的说着,“alpha,总有那么点畜牲,弄些不入流的手段。”

“可惜技术不行,没一发入魂,宫外孕,流产了。”

“搞得肖现在有点产后抑郁。”

“所以我建议您换个吧?”

砰!调酒台传来一阵重物倒地的声音,惊的王一博立马回头,却只看到一个纤长熟悉的人影摔在地上,撞到了腰后踉跄着脚步急忙要离开。

“我的祖宗诶!”前台小哥拖长了嗓音三步并作两步一路飞奔而去,扶着肖战的腰就朝休息室走去,一边苦口婆心的劝一边抹眼泪,“不值得啊不值得,那只是个渣男!宝宝,天涯何处无芳草,没准下一个更好!”

肖战生无可恋的朝休息室走过去,顿时觉得人生灰暗前路漫漫,听着身后王一博急忙追来的脚步声,心想着当真是躲的了和尚躲不了庙,干脆心一横眼一闭,装晕,倒下了。

结果那不称职的队友前台实在不给力,没扶住,肖战的后脑勺直接磕在了地板上。

声音响亮清脆,是颗好脑瓜。

肖战晕过去的时候迷迷糊糊想着。

半小时前。

“我不去!”肖战死死扒拉着休息室的沙发,任凭漂亮的女经理软磨硬泡不为所动,一脸被霸王硬上弓的凄惨样。“陈姐,真的,别人都行,王一博真不行。”

“为什么啊?”陈姐也愁,要说肖战,天生一副好样貌,一双桃花眼顾盼流芳,更不用说做公关这行最重要的情商和谈吐,肖战更是出类拔萃,短短几年就成了这群上层名流里出了名的交际草,为人乖巧又聪明,想不讨人喜欢都难,要不是王家家大业大,他家小公子还是出了名的坏脾气,实在是得罪不起,她也真舍不得这样为难肖战。

“小肖啊,姐知道你是离家出走,在东大上学花费也高,你应付完这次姐把你的酒水提成加到35%好不好?”

“姐,你饶了我吧,我自己倒贴35%的提成我都不想去啊。”肖战欲哭无泪,孽缘啊孽缘,王一博和他在学校里纠缠不休也就算了,上次意外发情期就当大家互帮互助一夜露水情缘,怎么今天还到他店里来了?

“肖,”陈姐猛然一拍手,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你是不是怕他要和你上床?这个你别担心,行里有规矩不陪睡的公关客人不能强迫的,就算他想用强,姐也不会让他如愿的。”

……其实我们已经上过床了不是他用强是我用强啊。肖战痛苦的捂住了脸,在前台催命似的呼唤中,带着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沧桑,一步三停顿的出了门,心里安慰着自己:没事,肖战,多大点事啊,不就在夜店遇到了缠了你三年顺带还打过一炮啵过几次嘴的学弟吗?不就那学弟是王一博吗?不就你还有点……

操,放屁,事情大了去了!

肖战还没走几步,就看到前台的小宋正站在王一博的卡座旁边一脸抱歉的解释着什么,他半遮住脸,走到隔壁的调酒台后面,朝着小宋连比带画——“你就说我生病了!”。

在收到小宋坚定的眼神之后,肖战长呼一口气,打算回去和陈姐道歉,这家店是肯定不能继续上班了,虽然陈姐人好环境也好,提成也高,但会遇到王一博那就是大大的不妙。

结果下一秒他就听到小宋一句——“肖他怀孕了。”

怀谁的,王一博的吗!?肖战气急败坏的想走,结果左脚拌右脚,当场平地摔,成功的吸引了王一博的目光。

妈妈,小赞实在是太难了。

肖战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店里了,柔软的枕头,昏黄的灯光,温暖的被窝,以及床边神情恍惚的王一博。

他嗓子有些干,想起身拿床头柜上的水,却惊动了王一博。

“哥,你醒了?”王一博从他的思绪中回过了神,看着肖战的动作明白了他的意图,他伸手把水杯递给肖战。

“谢谢。”肖战喝了水道谢,一时间双方都沉默无言。

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王一博,我……”最终还是肖战先开了口,他到底是于心不忍,王一博那落寞的神态让他心一抽一抽的疼。

“为什么怀孕了不告诉我?”王一博打断了肖战的话,低着头质问他。

哈???

“我不是……”肖战哭笑不得,小宋的谎话这傻子竟然还当真了。

“为什么要去流产?”

“王一博我没有怀……”

“我知道你没有。”王一博抬起了头,有些眷恋的看着肖战的脸。“你选择把孩子留下来了。”

???肖战猛然挺直了腰板,一脸茫然的看着王一博。

王一博这傻孩子在说什么?我连孩子都没有留什么?留个寂寞吗?

“你刚才昏过去了,把你接到家的时候我很担心,我怕你出事。”王一博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握住肖战的左手,像是怕他不能接受,“所以我请了家庭医生来,我知道对于一个omega来说宫外孕人工引流伤害很大,我原本想尽我所能补偿你。”

“但是医生告诉我,你怀孕快一个半月了。”

“你是打算接受我了,还是打算自己去流产,又或者,带着这个孩子远走高飞?”王一博的嗓音越来越低,最后近乎自言自语,他漆黑的瞳仁就那样直直的看着肖战,脸上交杂着爱慕与怒意,还有隐藏在这些之后的病态。

“等,等等!”肖战只感觉自己现在被雷了个外焦里嫩,他下意识的摸上自己平坦的小腹,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孩子?还是他和王一博的孩子?

“别开玩笑了,一博,”肖战失笑,“我那次意外发情期是半年前了,我之后没有和别人上过床,根本不可能怀孕,就算怀孕也不会是你的孩子,半年不显怀,这孩子是哪吒吗?”

“一个半月前,”王一博平静的说,“一个半月前我们刚做过,是你最后允许我进入了生殖腔,但拒绝我标记你。”

……完了。肖战彻底清醒,一个半月前他喝到断片,半醉半醒之间似乎是有那么个人吻了吻他的唇,蜻蜓点水一样的吻,是他醉后色胆包天,直接咬上了人家的唇瓣,然后一夜巫山云雨。结果醒来之后身边没人,床铺干净,自己身上也被清洗过,活像是一夜春梦了无痕。

这哪是无痕,这痕迹大了去了。

肖战脱力一般倒回柔软的枕头中,手还搭在自己的小腹上,是他太不关注自己的身体了吗?连这里多了一个和他血脉相连的孩子都不知道。

“哥?”王一博靠在床头,伸手抚上肖战瘦削的脸,轻吻他的唇。“你想要我怎么做?我会负责的。”

“你想要我怎么做?”肖战重复了一遍王一博的话,扭过头看着王一博还有几分稚嫩的脸,“王一博,咱两,大学也没毕业,恋爱也没谈过,家长也没见过,更加别说结婚,这叫未婚先孕不合法你知道吗?”

“…我们可以结婚。”

“法定结婚年龄22,你20,还是跳级念的大学,结什么?”肖战拍了拍王一博的脸,说的坦然,“这是个意外,王一博,这个孩子出生了也得不到一个应有的家庭,甚至上户口本都是问题,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是个黑户,你也是吧?”

“所以我打算去流掉,别想拦我,王一博,我想做的事情没人能拦住。”

“肖战,三年了,你就一点都不喜欢我吗?”王一博并没有被肖战的话语激怒,他只是询问了肖战另一个看起来无关痛痒的问题。

“…抱歉,一博。”肖战委婉的回答了他的问题,其实这话是有点昧着良心的,他并非不喜欢王一博,但是他不能。

像是一个被判死刑的囚犯终于到了临刑,手起刀落下,一颗跳动的真心就四分五裂。

意料之中,情感之外。

“我尊重你的选择。”王一博说,“这个孩子出生我确实给不起他应有的,如果不能对他负责,那就不该凭着一己私欲让他出生。”

说完,王一博起身离开,肖战没有挽留他,只是在他出门的时候道了一句晚安。

“晚安,肖战。”王一博朝他露出一个有些忧郁的笑容,“我明天送你回家。”

今夜的荒唐事过去了,那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也过去了。



“Mr肖?Mr肖?您睡着了吗?”肖战从沉长的睡梦中清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助理担忧的脸。“加班太累了吗?要不您先回家吧?”

“没事。”肖战朝助理笑了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大家都在加班,我这个艺术总监怎么能临阵逃脱呢!”

“要注意身体啊。”助理说到,“令爱已经在休息室等您一个多小时了,要不先去看看吧?”

“也好,那你帮我买二十份星巴克吧,就算是鼓励大家继续努力了。”肖战扯了扯过紧的领带,朝助理摆摆手走向了休息室。

其实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肖战依然会不由自主的梦到那个晚上,零碎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悄然而入,散落在王一博的身上,英气的少年背对着他,扭头对他道晚安,忧伤的笑容在时光的打磨下都快有点泛黄,但依旧让肖战记忆鲜明。

他甚至有时候经常分不清,那一夜到底是梦还是真实存在的记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也许是被王一博缠了三年缠习惯了,肖战总觉得下一刻就会有那个人,从不知道哪一个角落里跑出来喊他。

他甚至有好几次觉得自己在茫茫人海中看到了王一博,但随后又消失,只留他一个人在原地。

庄周梦蝶,又或者,蝶梦庄周。

“肖辞!”肖战推开休息室的门,然后僵住了脸上的笑容。

沙发上坐着他的宝贝女儿肖辞,左边坐着一个他再熟悉不过,却不应该出现在这的男人。

两个人正在一起搭积木,看起来分外的和谐,一大一小容貌酷似的两个人,听到他的声音后双双抬头。

“好久不见。”

“肖战。”

王一博起身,他比离开那年又长高了些,看起来也更加成熟稳重了不少,那双眼睛里也有了更多肖战看不懂的压抑情愫。

“坐下聊聊吗?”王一博指了指椅子。

“爸爸。”肖辞小跑到肖战身边,小孩子总是对情绪有着过分敏感的察觉力,她本能的寻求肖战的庇护。

“先出去找迟微姐姐玩吧,好吗?爸爸等会就来。”肖战温柔的哄劝着又些害怕的肖辞,王一博在一旁看的饶有兴致,肖战以前也很温柔,但对他不过是一种疏离的客套,他还没见过肖战这幅温柔到骨子里的模样。

等到把肖辞送出了门,肖战深呼吸一口气,转身。

“没有继续当公关吗?”王一博朝他递过来一根烟,肖战轻微的皱了皱眉,摆手示意不用。

“生活不易,被迫卖艺。东大学费高昂,我又没那多时间,当公关不过是一时的选择,毕业后有工作了自然就不做了。”

王一博轻轻的“啊”了一声,最终指了指门外。

“你的女儿?”

“对,我女儿,肖辞,辞别的辞。”

其实也是你的,肖战在心里默默补充。

“老同学见面,要一起吃顿饭吗?”肖战故作自然的说到,他总觉得王一博不大对劲,这让他有点不安。

他细微的神情变化落入王一博的眼中,简直像极了,刚才像他寻求庇护的肖辞。

但是这里没人能庇护肖战。

“不用了,我今天来不是说这件事的。”王一博从桌上拎起一份文件,推到肖战面前。

“我今天来,是想要肖辞的监护权。”

肖战笑了笑,又把文件推了回去,“算了吧,一博,我承认,肖辞也是你女儿,但六年前是你不辞而别,现在突然回来和我说要监护权,这也太随意了一点。”

王一博坦然的接过文件,然后在肖战愕然的目光下扔进了粉碎机。

“没关系,我最想要的不是这个。”他走到肖战面前,一把扯住肖战的领带,像肖战醉酒后咬他一样,狠狠的咬了上去。

“我最想要的,只有你而已。”

直到嘴上有鲜血顺着脖颈留下,肖战才意识到要反抗,可alpha的信息素铺天盖地的涌来,浓烈的伏特加味让他头脑发昏。

窗外的月亮依旧是那一轮明月,高悬在空中,和以前一样,在王一博身上洒落满身星光。

梦境与现实,相交。

tbc

同系列走这:

【博君一肖】仲夏夜之梦

【博君一肖】肖老师有心动的人吗

【博君一肖】王一博,美含解释一下?

刚看完那个日本第一牛郎罗兰,操,真的好会说话一男的。

我写这篇的主要目的不是剧情,而是想看小赞同学婚后甜言蜜语哄小醋王的故事。评论过66加更一章。
 我疯了我死我好了王一博亲口说“战哥弟弟爱你。”操,还要说那么多次,好了,我知道了,我懂了,我写文,你们比我会玩,给我一辈子都好好的啊我的宝宝们呜呜呜。

评论(111)
热度(2999)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