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仲夏夜之梦

这篇是王一博视角

同系列走这里:

【博君一肖】肖老师有心动的人吗

【博君一肖】王一博,美含解释一下?


 

“他一笑啊,就像是我的整个夏天都来了,我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跌进一场仲夏夜的美梦里,一跌就是一辈子了。”

01

2018年的那个夏天,我第一次遇见了肖战。

那年我21岁,他27岁。

他很好看。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这么想了。

一双漂亮的眼睛不像是27岁,更像是17岁,笑起来就像是个孩子一样,干净纯澈。

嗨。你好。我叫肖战。他笑着向我打招呼,笑的有一点勉强,但在我眼里就只觉得可爱。

你好。我顿了顿开口。我叫王一博。

那,以后拍戏多多关照哈?

......

好,请多关照。

其实多少有一点尴尬吧,两个不熟悉的陌生人,来演一个耽改的仙侠剧,来演别人的爱恨生死。

最初我并不是很能放得开,我从没和一个男人这么亲密的触碰过,我有意的拒绝和肖战的相处,甚至对戏都随便找个理由搪塞,我能看出肖战尴尬的神色。明明眼睛里都是委屈,却还要翘起嘴角,显示出一副没事的样子,摆摆手离开。

就像一只委委屈屈的小兔子,明明是个一米八的大男人,我却莫名的觉得有点可爱。

即使我一开始拒绝的明显,但肖战还是会不懈努力的来找我搭话,有时候气氛好,说着说着就想来拍拍我的肩,但最终都会在触碰到我之前仿佛如梦初醒一样缩回手,然后不安的看着我,说一声抱歉。

没关系。我在心里悄悄的说。稍微碰一下肩膀也没关系。

拍戏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觉得比当练习生还难,对手戏的时候,导演不甚满意的NG了好几次,最后让我去看看剧本,找找感觉。

他不一样,你知道吗?导演把剧本卷起来,在桌上啪啪啪的敲。

他对于蓝忘机是不一样的存在,在他古板无趣的十几年里,第一次有了这样一个人敢来撩拨他,敢不怕他的冷脸。

而你。导演用剧本戳了戳我,目光锐利。而你,绝对不可能无动于衷,懂吗?

你的心里不可能是一潭死水,当他心甘情愿的用满腔热情来面对你的冷漠的时候,你的心里肯定是有期待的。

你敢说他这么对你,你没有吗?

我沉默。明明讲的是剧本,我脑子里想的却是肖战。

他第一次邀请我对戏时候有点羞涩的样子,他一结束就来找我的身影,叫助理点外卖时候问我要不要来一份的笑脸。

一起喝啦。他靠在座位里,扭头看着我,脸上是那副标志性的笑脸。别不好意思,哥请你。

不要。我端着我的白开水慢悠悠的喝。战哥你自己喝好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小吴,给我们王老师点一杯星巴克冰摇红莓黑加仑!

......这人怎么回事啊?!都说了不喝了!

好吧,对不起,这玩意挺好喝的,等会悄悄再去点一杯。

算了,两杯吧,给肖战也带一杯。

一博?一博?导演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

啊。我这才回了神,抱歉的看向导演。

我明白了。我说。他是不一样的,他对于我,是不一样的存在。

嗨,这就对了嘛。导演满意的笑了起来,朝休息区挥了挥手。肖战!过来!我们再来一次!

马上来!肖战立马放下了手里的小风扇,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六月的阳光洒在他身上,看起来就像是在发光一样,别人都是芸芸众生,而他与众不同。

我那时候就意识到了一件事。

肖战对我而言,是不一样的。

02

好啦,别哭啦。

我没哭。

哎哟哟,看我们王老师这眼眶都红的和个兔子似的了。

......我没哭!

哎,你再哭我学你了啊,嘤嘤婴嘤嘤哇呜呜呜呜呜哈哈哈哈!王一博你好丢人啊!

....肖!战!

我终于忍不住破涕为笑,想了想自己这样子实在是丢人。追着肖战就跑出了片场,恨不得打死这罪魁祸首。

丢死人了,都是他害的。

我一边打肖战一边想,任凭他求饶不停手。

我和肖战也在拍戏的过程中渐渐熟悉了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从出道一开始就走高冷路线的人,和他凑在一起会这么幼稚。

这么说吧,有一次我们两走到影视城门口,看到有一个卖凉皮的,我突然就很想吃。

但我没说,我要维护一下我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

所以我故作惊讶的说了一句。

哇哦,哥,这里有卖凉皮的诶。

于是肖战一收工就带我去吃了凉皮。

不得不承认,我心情非常好,被别人捧在手心里猜心思,真的是又矫情又快乐。

只可惜我们更多的时候,不是和肖战吵架,就是在打架,这样岁月静好的时候实在是太可贵了。

好了好了,王老师,我错了我错了,别挠我痒痒!肖战一边笑一边躲,头发都乱了的样子显得可怜的很。

肖老师刚才很厉害啊,恩?我把肖战抵在墙上,半是气半是笑的说道。躲?你还敢躲?

别,别!肖老师不愧是中国好儿郎,能屈能伸。我错了!王一博,一博,我真错了,哥,哥哥!

靠。我低低的骂了一句。我不知道为什么,肖战那一句哥哥脱口而出的时候,我心里有一种突如其来的酸软,我觉得我自己就像是一个霸王硬上弓的流氓。

饶了我吧,啊。肖战见我态度软下来,立马学着戏里的样子,牵着我的袖子撒娇,不愧是当主唱的,嗓音甜甜腻腻,腻歪的我牙都疼。

我败了,败了,王老师就饶了我这个雏儿吧?

滚滚滚。我故作嫌弃,转身就走,好吧,其实心里还有点暗爽。

肖战笑了会就不笑了,我们两个人没有说话,一路安静的走回酒店。

其实我也是看过原著的,刚才那句雏儿实在是说的不伦不类的,可我就觉得很开心,肖战在我面前说话这么肆无忌惮,是不是意味着,我对他而言也是一个可以放心的存在?

我喜欢肖战,朋友的那种喜欢,我希望他也喜欢我,我想和他成为几十年后还可以联系的那种朋友,而不是一个萍水相逢的过客。

我只有一点点的占有欲,我就是不喜欢肖战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有别人插进来,这会让我觉得不舒服。

如果肖战在意,那我就会改。

但是肖战又不在意,那我干嘛要改。

不改了,反正战哥也喜欢和我在一起。

战哥——战哥——肖战!!!

干嘛啊!肖战被我喊烦了,一把扯下耳机。我在排位,王一博小朋友能不能安静点啊!

你大晚上为什么非要来我房间里打游戏?苍天可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和剧组没有住一个酒店,两个人单独住另一家,还是门对门的那种。

这就导致肖战天天晚上跑到我床上来打游戏,我不想打游戏,不是因为打不过他,而是我更想和他聊天,我想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情,也想把我更多的故事分享给他。

我觉得我人生的前二十年里没有肖战的参与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

别打游戏了。哥。我夺走他的手机。我们来做点别的事情吧。

别的事情?肖战皱了皱眉,然后露出了一个兴奋的笑容。

好啊!

......我总觉得不大好。

事实证明我的直觉真是惊人的准,当我看到肖战端着他的笔记本,甩飞拖鞋蹦上我的床,然后伸手关灯。

一套动作真是比拍打戏还潇洒。

王一博,快来!快来!肖战一双漂亮的眼睛都快发光了。给你看看我的多年珍藏——午夜凶铃高清版!

......哥,要不咋们打游戏吧?

结果不用想,骗我看完了鬼片,肖老师还想安稳回去睡觉?想都别想。

我一边死死的抱着肖战一边躺在被子里,气的脑袋疼。

肖战在那笑的和筛糠似的。

肖战的皮肤很好,摸起来结实又舒服。

肖战。我突然侧过头,两个人的脸就那样在黑夜中靠的很近很近,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炙热的呼吸。

肖战像是被吓到了,但他没有往后躲。

我很喜欢你。我轻轻的说。我真的很喜欢你。

你和我见过的所有人都不同。

我也很喜欢你。肖战笑的很温柔,让我连带着觉得这个夜晚都温柔。

去他妈的朋友,我不当了。

03

2018年8月5日,我和肖战表白了。

别问,问就是因为爱情。

我妈从小告诉我,喜欢一个人就要光明正大的去追。

反正有兄弟情当掩护,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刷好感度。

我就是幼稚,我才21,我幼稚的坦坦荡荡。我就是想拉着肖战的手两个人从金陵台上明目张胆的跑下来,边跑边笑的和个小孩子一样。

一次拍打戏,我摔伤了手,其实也没多疼,可我就想让肖战心疼一下。

哥。我把手伸到肖战面前,故作委屈。我把手摔伤了。

肖战那时候正忙着看剧本,非常敷衍的看了看。

记得去上药,不然天热要化脓。

肖老师你好敷衍。我又把手伸了过去。仔细看看。

肖战无奈的放下了剧本,然后双手捧起我的手,轻轻的呼了一口气。

吹吹,痛痛飞走!这样行了吧?

不行。我一本正经的说道。要肖老师亲亲才能好。

好吧,那就,mua,亲一下。肖战在我的伤口附近轻轻的吻了一下,就想吻在我唇上似的。

现在可以让我继续看剧本了?

可以了。我心满意足。

可以了,就这一个吻,我有胆子向他表白。

我是故意把表白选在生日这天的,我别的生日礼物都不要,我要肖老师以身相许。

表白的时候我什么都没说,趁着就我们两个人,没别人在场,我直接就吻了上去。

好软,好甜,和果冻一样。我一边吻一边想。

肖战象征性的推了我几下,然后就没再动了。

我知道他喜欢我,喜欢的小心翼翼,生怕我察觉,他也喜欢我的触碰,喜欢我的肆意妄为。

不知道吻了多久,我才松手,肖战整个人都是有点懵的样子,看起来可爱的要命。

肖老师,我喜欢你。我盯着那双顾盼流芳的眼睛,说的认真。

是想当你男朋友,想和你去办结婚证的那种喜欢。

亲都亲过了,哥,你要对我负责的。

看肖战半天还没回过神来,我又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靠,王一博!肖战回神了,又气又好笑的推开我。耍流氓啊你。

是啊,我就耍流氓,肖老师从不从?

肖战失笑,别扭的扭过头不肯看我。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王一博,这条路不好走。

我知道。我伸手和肖战十指相扣,在他再度开口前吻住他。

我知道不好走,可我不怕。

只要你陪着我,刀山火海我都敢走下去。

04

2025年8月6日,我在凌晨十二点零六分,收到了肖战的分手短信。

昨天是我生日,可是肖战没有来。我躺在沙发上,地上是一地的啤酒瓶。肖战说他35岁的时候打算结婚,也许只要再过一年我们就可以在无名指上带上戒指了,可惜我们没有熬得过那所谓的七年之痒。

肖战的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现在一声肖老师不再是我们调情的别称,而是名副其实的夸赞,而我的星途也算是一路坦荡,怎么看都是光鲜亮丽的美好生活。

可我知道,里面已经烂了。

我21岁那年和肖战在一起,

22岁那年陈情令播出,所有人都觉得我们好真,可我们不敢承认,即使情不自禁处流露出过度的亲密,也要在大庭广众下说我们不是真的,

24岁那年我和肖战有了第一次冷战,三个月,整整三个月没有联系彼此,原因是我没由来的吃醋和嫉妒,

25岁那年肖战第一次没由来陪我过生日,他在庆功宴上被灌了一杯又一杯,醉倒在酒店里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在录节目,

26岁那年我们去酒店被狗仔拍到,整整大半年都在避嫌不敢见面,连说话都要再三思量,

27岁那年家里知道了我和肖战的事情,不出意料的反对,我从家里搬了出来,我对不起爸妈,可我也不想对不起肖战,

28岁那年我到了肖战和我热恋时候的年纪,可肖战不再是原来的那个肖战,他被漫天的通告压得喘不过气,我们仿佛只是熟悉的陌生人。

兄弟,朋友,不是真的,没有很熟。

一遍一遍重复的台词,从最初的膈应说道坦然接受,似乎经年的爱情都在这些话里磨没了棱角,只剩下虚伪的圆滑。

我不止一次的向肖战抱怨这样宛若地下情一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我不想见个面都要再三思索,我想要在太阳底下和他光明正大的牵手拥吻。

但说到底,还是害怕了。

狗仔的追踪,铺天盖地的绯闻,网络上汹涌而来的谩骂,公司毫不留情的施压,都让我们两个人越来越沉默。

我不记得上一次和肖战好好说话是在什么时候了,我们偶尔会做,但更多的时候是沉默。

我们不是没有吵架过,也不是没闹过分手,但这一次,我知道肖战是认真的,他连见我都不愿意了。

我把又一瓶喝完的啤酒扔到地上,突然觉得好累好累。

七年,我把我人生里最美好最热情的七年全都给了这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给了那个我现在不再熟悉的肖战。

我拿起手机,再一次拨通肖战的电话。只要他接,我对自己说,只要他接,我就还愿意走下去。

但他没有接,他关机了。这个时候他应该刚从颁奖典礼回家吧,是不是很累,在车上睡着了有人给他披衣服吗?

算了吧,王一博,你还管这么多干什么。我自嘲的笑出声,笑着笑着就湿了眼眶。

肖战是我21岁那年的一场梦,早在那年夏天就该结束了,是我一直装疯卖傻,自欺欺人,不肯醒过来。

第二天的头条果然又是肖战,这位炽手可热的年轻影帝,我看着他在聚光灯下光彩夺目的样子,一把摔掉了手机。

再见了,肖战。

05

2026年夏天,肖战35岁那年,公开了恋情,并在一个月后公布了婚讯。

所有人都祝福他,事业有成,家庭美满,我看着手里的请帖,我也不懂肖战为什么要给我寄一份过来,我真的不想去。

但我还是去了,我推掉了一个月的通告和活动,去订了一套礼服,精心选了一份贺礼,准备去参加肖战的婚礼。

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让肖战心动了,温柔居家?别开玩笑了,我和温柔居家四个字哪里搭边了?

肖战的婚礼在月底,我时间很空余,闲来无事,我心血来潮的去了一趟日本。

最近一次去日本是24岁的时候,冷战后我自知理亏,舔着个脸去找肖战,又是撒娇又是发誓,软硬兼施,才让肖战原谅了我。

肖老师,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抱着肖战躺在床上,一边道歉一边吻他的脖子。哥也不能总怪我啊,哥也有责任的。

我也有责任?肖战挑了挑眉看着我,一把伸手掐住我的脸。王一博,你给我摸着良心说话。

肖战真生气了,我脸都快给他捏大了。

我眨巴着眼睛看着肖战说:那当然了啊,都是战哥一天到晚散发魅力,搞得你的师妹师弟一个个都往你跟前凑,我怎么能不吃醋。

滚。肖战气笑了,拿了个软枕砸我的脸。

我扔开软枕,继续抱着肖战不松手。

肖战,你知道吗。我说。

自从喜欢你,我的ph就一直小于7。

你那么好,我真的怕你会和别人走了。

然后现在肖战真的和别人走了,我可真他妈乌鸦嘴。

和好后我就带着肖战去日本滑雪了,我喜欢和肖战去国外,没别的原因,人少,没人盯着,我们可以像一对最普通的情侣一样,做所有亲密的事情。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去参加肖战的婚礼的,我只记得肖战那天真的很好看,好看到不像是35岁的男人,还是像他27岁那年和我初见时候的样子。

新娘怎样我不记得了,只有那一对戒指,在敬酒的时候熠熠生辉,分外刺眼。

好久不见,一博。肖战站在我面前,笑的得体。

新婚快乐。我坦然的送上我的贺礼,和他碰了碰酒杯。

后面发生了什么我是一无所知,毕竟我老早就把自己喝断片了,别人的欢喜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早就不要我在意。

快乐都是别人的,而我什么都没有。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家里了,我打了个电话给肖战,意思意思说了句抱歉,给他添麻烦了。

没事。肖战的声音隔着电话传来显得有些不真切。不过是麻烦一趟司机罢了。

我一个人煮了一碗醒酒茶,然后洗了个澡,接着把我和肖战以前的一对对戒,永远的塞到抽屉里。

其实我也没有多醉,至少我知道,送我回家的根本不是什么狗屁司机,因为只有肖战知道我这一栋公寓的地址。

这是我们以前开玩笑说当婚房的地方。

蠢,撒谎都不会。

肖战结婚之后大有退出娱乐圈的趋势,所有人都打趣他这是要安心陪对象了,大约是能猜到我和肖战有那么一段,说这话的时候都忍不住要来打量我的脸色。

如果没有那一通电话,我想我和肖战也许就这么继续下去了。

那是深夜三点,一通电话吵醒了我。

喂,请问是,呃,甜心吗?电话那头的女声显得有点尴尬。

什么?我正一肚子火,语气不由得也有些恶劣。打错了吧?

不是,这位先生快捷联系方式第一个就是这个电话,备注是my sweet heart。

总之,您能先来一趟吗?这位先生醉倒了,只让我们播您的电话。

我觉得我是睡糊涂了,盯着手机屏看了好几眼,才确定来电人——肖战。

我马上来。我挂了电话,披上一件大衣就出了门。

很早之前,我和肖战有一次看粉丝弹幕的时候,肖战问了我一句。

哎,王一博,甜甜是谁啊?

我嫌弃的白了他一眼,说道。

我啊。

my sweet heart。

06

我到酒吧里的时候,酒吧里就只有肖战了。他醉倒在吧台上,背影瘦削,看起来有点可怜又可笑。

我把他扶起来,就像我以前醉倒了他扶我一样。

肖战,肖战,醒醒。这醉鬼实在是要命,浑身就和没骨头似的。我只好先拍拍他的脸,想让他醒一醒。

唔。肖战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像是再三确认一样,突然就笑了。

王一博!

他借着酒劲撒疯,直接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我深呼吸一口气,不断告诉自己肖战已经结婚了,别再有多余的想发。

王一博,王一博你为什么不理我?

肖战见我不理他,和三岁小孩一样闹气了脾气,可他只闹了一会就安静了,他目光干净,就那样直愣愣的看着我,问道。

你生我气了,对不对?

我没有,我和一个醉鬼生什么气,起来,我送你回家。

我不!肖战听到回家,一把甩开了我的手。

你就是生气了,你生气我和别人结婚了。肖战在那嘟嘟囔囔,说个没完。可王一博,我不喜欢她,我一点都不喜欢。

但我真的没有办法,我真的没有。

肖战这幅哽咽的样子吸引了太多的目光,我急忙抱起他往外走。

王一博,你不知道,我妈以死相逼的时候我有多绝望。肖战靠在我怀里,像寻找安全感一样,紧紧搂住我。

我喜欢你,除了你我谁都不想要。

但我做不到让我妈真的动手,从我们一交往的时候我就和我妈坦白了,但我家里反抗的太激烈了,我从来不敢告诉你这些,我怕你松手了,让我一个人走下去。

我没有说话,我和肖战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我从不怀疑肖战仍然爱我,但是也只能到此为止罢了。

我们终究是普通人,也会害怕,也会累。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的身份,也许会有不同的结局。

又或许,不会相遇。

我把肖战扔到了汽车后座上,想脱身离去的时候被他死死抓住了手。

王一博。肖战声音都喑哑了。我离婚了。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对肖战从来都没有办法。

我心疼的吻上他红肿的双眼,吻过他眼眶下疲惫的淤青,伸手抚摸他狼狈的面容。我见过肖战所有的样子,浓妆,淡妆,没化妆,英气,性感,毫无修饰。但我从没见过他如此颓废的样子,那一刻我对肖战的结婚对象满腔怒火,不是温柔居家吗?就把他照顾成这个样子?

回家了,哥。我拍着他的背,哄骗着这个醉鬼。

我带你回家。

肖战醉酒后很乖,几乎是任我折腾,当我把他洗的干干净净塞进被子里的时候,他已经快睡着了。

我坐在床边,贪恋的看着肖战的脸,希望黎明永远不要到来。

肖战。

嗯?

我是谁?

王一博啊。肖战在被子里闷闷的笑,懒洋洋的不肯睁开眼。

你是谁?

我是被王老师捡回家的醉酒小孩。

我笑出了声。伸手戳戳他的脸。

不要脸,都35岁了。

彼此彼此。肖战嘲讽的回答。

我没有问肖战是否还喜欢我这种无聊的问题,因为我一直有答案。

但我还是想更确认一下,如果肖战仅仅是有新的喜欢的人,那我还敢去争一争,我知道肖战爱我,就如我爱他,但如果肖战是和几年前一样要不辞而别,为家庭退让,那我也不敢再去说一句喜欢了。

我不想让他为难。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我都快要睡过去的时候。我开玩笑一样,小心的问了肖战一句。

肖战,你还打算结婚吗?

打算啊。肖战的声音小的和蚊子似的。

我打算和你结婚啊。

所以,2026年年末,我和肖战结婚了。

这年他35岁,我29岁。

我们在2018年的盛夏相遇,

花了三年热烈的相爱,

花了四年疲倦的坚持,

花了七年走到现在,

我们花了所有的勇气和胆量坚持下去,

以后要花一辈子来相守。

肖老师,我们来日方长。

END

天长地久。

评论(99)
热度(2636)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