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肖老师有心动的人吗?

梗源于那个采访视频。
   哥哥真的改口说有心动的人,我昏了,我不信是爸妈哦。

和我念,ooc

  同系列走这里:

【博君一肖】仲夏夜之梦

【博君一肖】王一博,美含解释一下?

“肖老师这三个月有心动的人吗?”

  肖战看着这个问题,不由失笑,接着迅速的举起了手中的牌子——赫然是“没有”的那一面。

 唉,上升期爱豆好辛苦的,不可以谈恋爱。

 就在工作人员准备跳到下一个问题的时候,肖战却突然改口了。

“不,有。”他说。

肖战盯着摄像机的镜头,在一片寂静的现场中,露出了一个灿烂笑容。

“我有。”

  我说我有心动的人,你听见了吗?

肖战和王一博分手了。

在陈情令杀青后的三个月里,就分手了。

谁也不知道他们分手,当然,谁也不知道他们在一起过。

他和王一博躲在更衣室里吻的不知今夕何夕,在生日那天一起在屋顶上看星星,趁着黑夜没人看见,肖战悄悄的在大庭广众下和他十指相扣,结果就是当天晚上王一博非厚着脸皮睡在了肖战的房间里,两个人和三岁小孩似的在床上闹腾。

肖战穿着白色的睡袍,懒洋洋的侧躺在床上吃草莓,隔碗香的小孩子王一博趁着肖战愣神的功夫,凑过去把肖战嘴里的草莓抢了过来,顺带还抢到一个肖老师草莓味的吻。

抢一赠一,血赚不亏。王一博看着肖战目瞪口呆的样子心里美滋滋。

“王一博,你不是绝食系吗?”肖战看着草莓落入王一博嘴里哀嚎到,“你抢我草莓干什么!”

“难道肖老师心里觉得,我还没有一个草莓重要吗?”王一博故作委屈。

“......这是人话吗,你说的这是人话吗?”肖战气绝,拍着床在那嚎,“我不管,王一博,你还我草莓!”

上钩了。

王一博嘴角翘了翘,一只手抓住肖战的手腕压在他身上,另一只手扯开肖战的领口,在锁骨上半咬半吮,留下一个鲜明的吻痕。

“好啊,还多少都行。”王一博埋头凑在肖战怀里,低声闷笑,“吃了一个,我还哥十个怎么样?”

“......,王一博,门在那边,给我爬!”

第二天拍戏的时候,化妆师看着他两的黑眼圈欲哭无泪。

“我说两位大爷啊,咱们能早点睡觉吗?”化妆师一边给他们两上遮瑕,一边哀嚎。

“都是肖老师的错啊,大晚上不睡觉。”王一博在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非要和我打架,真是太幼稚了。”

半晌,王一博顿了顿,笑着说道,“但是肖老师打架也很帅啊!昨天和我打架的时候......”

肖战在一旁实在是忍无可忍,捏着自己的腰抄起一个软枕就往王一博脸上砸。

“王耶啵我劝你善良一点!”

说舍得那是假的,说不心疼那也是假的,一想到自己提出分手时候王一博不可置信的神情,和红了的眼眶,肖战就觉得疲惫不堪。

他喜欢王一博,喜欢王一博跌跌撞撞的满腔热情,可喜欢不能当饭吃。两个人都是当红的上升期流量爱豆,私下恋爱已经是胆大包天,想和拍戏时候一样日日厮混在一起更是不可能,本来约好的几次见面全都给肖战临时推掉了,想想视屏时候王一博沉默的样子肖战就满心愧疚——他喜欢王一博,不能光明正大的牵手相拥,不能堂堂正正的公开关系,现在甚至连见面都是奢侈,这几个月来他们打了几个电话发了几条短信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肖战知道王一博不开心,可他自己更加不开心。

他已经28了,他能忍,可要叫才22的王一博和他这样一起忍,他就心疼的不行,他把王一博当他的心头好掌中宝,一点委屈都不忍让他承受。

于是肖战趁着难得的一天空闲,千里迢迢跑去找王一博,他笑嘻嘻的站在酒店的房门口,看着给他开门的他家王甜甜同学先是满脸惊喜,继而又嫌自己太丢人似的,一扭头,自己往里面走去了,就是不看肖战。

哎呀,完了,这哈儿生气了。

肖战千方百计的哄着一脸嘴翘鼻子高的王一博,结果哄着哄着就到床上去了,本来小别胜新婚一切都好,偏偏要走的时候王一博就耍起了脾气,就是不肯放人。

肖战眼看着要赶不上航班,更加没了和王一博纠缠的心思,其实他也不是非要今天回去,明天走也可以,但行程太紧,万一出了意外,他就要赶不上后天的通告,他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王一博,松手。”肖战的脸冷了下来,他也不是没有脾气,哄王一博的那会他其实也有点别扭,又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现在眼看着要误机,王一博还在耍性子,他就觉得累。

王一博没有说话,低着头沉默不语。

肖战没由来的火大,他到底还是希望王一博能成熟一点,他们的关系就好比如履薄冰,一旦曝光出去,星途就算是完了。肖战可以不管自己,但他怎么舍得王一博和他一起承受流言蜚语。

“其实哥也不是非要今天就走吧?”王一博沉默了一会开口,“难道明天走就不行?”

咄咄逼人的语气让肖战彻底黑了脸。

“一博,我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

“所以,哥舍不得委屈别人,那就委屈委屈我了?”王一博阴阳怪气的问道。

肖战气的差点一拳打在王一博脸上,可惜守财奴再生气也舍不得砸自己的明珠,肖战利落的拿好自己的行李,在王一博惊讶的目光中吻上他的唇。无奈又坚定的看了王一博一眼。

“我们分手吧,王一博。”

“我累了。”

该断不断,必受其乱。

与其这样消磨掉所有的欢喜,不如早点结束。肖战想。

回想这一段感情,几乎都是自己在做让步,少年的满腔热情固然让肖战心动,但毫无经验的莽撞试探也让肖战遍体鳞伤,思来想去,也许趁早结束才是最好。

肖战掰开王一博抓住自己手腕的手,那双手曾经和他十指相扣,在体验人间最极致的欢愉的时候紧紧相握,每用一点力,他都觉得疼。

肖战走的潇洒,话也说的潇洒。

前程似锦,就此别过。

  肖战揉了揉太阳穴,刷脸解锁手机,手机的壁纸还是他拍的王一博睡着时的侧脸,他和王一博分手已经快半个月了,半个月,甚至连和王一博接吻的感觉都还记忆犹新,可肖战却觉得像是过了几年一样无比漫长,他最近的状态实在是差劲,连助理都看了出来,干脆请了个病假,让肖战在家里休息几天。

  王一博不是没有找他,只是肖战做的干脆,拉黑屏蔽一条龙。他当初有多纵容王一博,他分手的时候做的就有多决绝。

  屋外大雨倾盆,豆大的雨滴在窗户上拍的噼里啪啦作响,肖战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他和王一博拍戏的时候,他一门心思的想看王一博淋雨,谁知道王一博在雨中仙气飘飘的撑着伞,好一个芝兰玉树的含光君,而他自己倒是彻彻底底的湿身诱惑了。

  晚上两个人偷情似的在王一博房间里接吻的时候,肖战拿着这事装腔作势的发了发脾气,王一博就看着肖战在那一个人说的凄凄惨惨,狂飙演技,好不可怜,最后干脆狠狠咬上肖战的唇,让他闭嘴。

  他还是很喜欢王一博,肖战想,真的很喜欢,王一博就像是他的夏天,蝉鸣,热浪,深吻,空调房,一切都独一无二。

  可惜,这是一份夏日限定爱情。

手机传来震动的嗡鸣声,打断了肖战的思绪,肖战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他还是接了。

“喂?”

“哥。”王一博的声音隔着电话传来,沙哑的有些可怜。“是我。”

肖战呼吸一滞,不可否认他心中满是惊讶和欣喜,接着就是心疼,不用想他就能知道王一博这半个月都是怎么过来的,可只是短短一瞬,他就冷静了下来。

“怎么了?”肖战说道,语气平淡,就像是在对待一个普通的后辈。

“哥,我错了。”王一博低着头,他那边声音嘈杂,不知道在哪。“我不分手。”

“离婚都要两个人签字才行,我没同意,不算分手,我还是你男朋友。”

胡搅蛮缠时候的到是更理直气壮了。

“王一博,别闹了。”肖战闭上眼,“我累了,我们不合适,你才22,你会遇到更喜欢的人,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忘了我。”

“我不会。”王一博回答的很快,肖战没心思争论,他怕再听王一博说几个字他就要双手投降。

“有事联系吧,我这边有点忙,我先挂了。”

“哥,我在你家楼下。”

肖战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没忍住低声骂了一句“操”。

瓜娃子东西,还真是分手总在下雨天。肖战在心中怒骂。

肖战站在窗前,低头一看,果然看到王一博站在楼下,被淋了个彻底,他深吸一口气,道,我不在家。”

“没关系,哥,”王一博突然笑出声,抬头往上看。

肖战立马把脑袋缩了回来。

  “我等你回来。”

  “你总要见到我的。”

   你总要见到我的,肖战。

   

肖战没说话,一把挂了电话,趿拉着拖鞋回房,把自己往被子里一卷,和个春卷似的。

妈的,气死了。

王一博那憨逼,要淋雨就淋雨好了!

肖战气呼呼的想。

肖战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他拿起手机一看,晚上六点整,离他上床已经过了快五个小时。

肖战迷迷糊糊的起来,打算叫个外卖,点开手机才意识到——

王一博那祖宗还在楼下。

肖战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窗前,一边默念“王一博已经走了王一博已经走了”,一边还有一点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像是心有灵犀似的,他推开窗户往下看的时候,湿漉漉的王一博小孩,刚好也抬头网上看了一眼,他笑的和个狐狸似的比了个口型。

“......。”

肖战家不高,在五楼,隔着雨幕他看不清王一博说了什么,但不用想他也能猜到。

肖,战。

王一博在喊他的名字,在夜里,在床上,在片场,深情的,喑哑的,撒娇的,他全都亲耳听过。

现在他听了一回无声的,最让他觉得心头鲜血淋漓的。

主要都是王一博这样子太可怜,而我是个善良的前辈。肖战一边急冲冲的往楼下跑。一边想着,万一生病了影响到别人多不好。

等他到一楼的时候,王一博已经站在楼梯口等他了。

对哦,肖战只觉得脑门一抽一抽的疼,王一博明明可以进来躲雨,干嘛非要在外面淋雨?

可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心软。

肖战站在那,越想越气,扭头就走,走了两步没听见动静,回头一看,王一博还站在那。

“不走干吗,”肖战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我公主抱你上楼吗?”

王一博盯着肖战看了一会,说,“不分手。”

我佛不渡哈嘛批!!!

肖战无语,自己继续上楼,王一博就安安静静的跟着他上去。

“浴室你知道在哪,自己去洗个澡。”肖战把一块浴巾扔在王一博脑门上,自己拉开衣柜门找衣服。

“我先去泡杯姜茶,等会找一身衣服给你送过去,洗完记得吹头发,不然你又要头疼。”

“最后,”肖战转过身,看着和个鹌鹑一样安静的王一博,“你给我该上哪去上哪去,别让你助理又急的去大街上发寻人启事。”

王一博抱着浴巾乖乖的去了浴室,听着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肖战只觉得心好累。

这助理怎么回事,任由王一博这样乱跑,经纪人也不管管这尊大佛,磕着碰着了谁付得起责任?

肖战拿了一件简单的白体恤和居家裤,看着自己的内裤面色僵硬,最后还是拆了一条新的。他敲了敲浴室的门,把衣服放在门口。

“王一博,衣服我放门口了,你自己拿。”

“王一博?”肖战等了一会没动静,又敲了敲门。“王一博?你洗澡脑门进水了?”

我的天,我到底造了什么孽。肖战长叹一口气。认命似的开了门走进去。

“王一博你三岁小孩子吗?我和你说过多少次这个套路不要玩太多次.......”

“靠。”肖战罕见的一天之内爆了两次粗口。

衣服都还没脱完的三岁小孩王一博小朋友正闭着眼睛靠在浴缸边上,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水哗啦啦的放着,几乎快要溢出来。

“哥。”听到肖战推门而入的动静,王一博勉强睁开了眼睛。“我好冷。”

肖战急忙走过去,一摸额头,烫的要命。

王一博像是个寻找到热源的小孩子一样,紧紧抱着肖战。半天憋出了一句尾音都在抖的“我难受。”。

栽了。

肖战拍拍王一博的背,把他扶起来,架着往自己房间走,边走边骂。

“让你自己在下面淋雨,淋雨!现在好了,发烧了吧!”一米八几的男人全身重量都靠在自己身上还真有点吃不消,肖战把王一博扒了个干净,然后往被子里一塞,全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家里没有退烧药,我出去给你买。”肖战坐在床头,看着眼眶泛红还不肯闭眼的王一博,最终还是缴械投降。

他捏了捏王一博的脸,说,“不分手,不分手行了吧。”

目的达到的王一博伸出手臂,看着肖战。“哥,还有呢?”

“还有什么?”

“为什么分手总在下雨天?我不要。”王一博学着肖战讲重庆话的样子,讲到一半笑出了声。

“知道了,要抱抱。”肖战笑着弯下腰,给他的恋人一个甜蜜的拥抱。

“不分手了,王一博。”肖战轻声说道。

我愿意等你长大,等你和我并肩,包容你所有的稚嫩试探和恶劣脾气。

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夏天,是我一生一次的心动。

我们不只是夏日限定爱情。

“再也不分手了。”

END

我不管,我粉丝滤镜十米厚,gg就是心动!

博君一肖是真的。

评论(152)
热度(6782)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