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姐中心】婚礼前夜

Cp安雷,带姐雷,可以说亲情,也可以说越过了界限,自由心证,请注意避雷。

ABO:ALPHA安迷修,ALPHA皇姐,OMEGA雷狮。

高亮:是皇姐视角,我就爱皇姐。

01

  我那在外野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混账弟弟终于回雷王星了。

我满腔欣喜快乐在看到他旁边那个棕发小子的时候瞬间冻结。

我比谁都更了解雷狮的意思。

姐,我带我对象回来了。我的混账弟弟笑的张扬又放肆,在外漂泊这么多年,他一点也没有变。

只是多了一点,让我不舒服的少年老成。

你好,美丽的小姐。我叫安迷修。棕发小子这样说着,给我来了一个吻手礼。

但他并没有吻到我的手,他的拇指压在我的手背上。

哼,还算有点教养。

我冷淡的点了点头示意。看着旁边黑了脸的弟弟,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我用手臂勾着他的脖子,把他拥入怀中。

我拥抱的那么用力,像要把他拥入我的骨血里。

混账东西。我骂道。还知道回来。

嗯哼。雷狮笑了笑,发出一个鼻音。拍了拍我的背。

我回来了,姐。

回来就好。我心里想着。

小时候的雷狮也经常跑到王城之外的森林里去野,十三岁那年他就敢一个人偷了一辆飞船一个人飞出雷王星。气的父皇关了他半个月的禁闭。

哦,禁闭这玩意从来就没成功过,雷狮有的是法子逃出去。

我知道雷王星太小了,所以有时候卡米尔从我面前装作无事的样子走过,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知道他是去救雷狮的。

雷王星太小了,困不住我弟弟。

所以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他怎么会去谈恋爱。

也不知道是那个傻逼玩意,十几岁的时候拽的和个二五八万似的,在那和我说:

“呵,女人,我才不需要。”

嗯嗯嗯,所以你找了个男人。

“呵,爱情,我才看不上。”

对对对,现在恋爱的不是你。

“呵,一辈子都不会被情爱束缚。”

......傻子,你脸疼不疼。你改名叫真香算了。

呵,雷真香。

  我想和雷狮聊聊天,可是我发现,我的弟弟已经在离开故土的那几年变得让我熟悉又陌生了。他和那个叫安迷修的无疑更加亲近。

我看见过他们两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差点把雷王星后花园夷为平地。

我也看到过他们两手牵手,像是最普通的恋人一样,在王城的大街小巷里散步,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我甚至还撞到过这两不要脸的混账,在书房里若无其事的接吻,被我撞破后尴尬的丢人样子。

你们给我注意点影响。我看着那两衣冠不整的家伙,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安迷修红着脸点头。雷狮那没脸没皮的敷衍的“嗯嗯嗯是是是。”

  我不想要我弟回来了,我现在就把新年红包给他,他给我滚出去,立刻,马上。

  

  我不知道我那天为什么会那么生气,我摔了门转身离开,却不由自主的走到了雷狮以前的卧室里。

  我觉得胸口有一种我不明白的情绪在翻江倒海,我甚至快要控制不住我信息素的泛滥。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雷狮被安迷修拥吻的时候我会气成那个样子,当我看到安迷修即将咬上雷狮的后颈时,我最终还是忍不住狠狠的敲响了门。

  是嫉妒吧。我想。那种自家养了十几年的白菜被猪给拱了的不甘心。

  不甘心,一想到我的弟弟即将成为别人的omega,他会在别人身下呻吟,我就觉得不甘心。

  我看着雷狮以前的房间,那里的陈设在我的命令下没有丝毫的改变——它们永远等待着主人的归来,即使主人不会再回来了。

  我坐在床上,伸手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相框。

  里面是八岁的雷狮和我。

  姐。你这次又去哪个星球了,好玩吗?

  姐。宇宙有尽头吗?尽头是什么?

  姐。除了雷王星外有没有别的更广阔的地方?

  八岁的雷狮还是个小豆丁,但是已经会了跟在我身后喋喋不休。我经常会跟着父皇一起去往别的星球,这让还年幼的雷狮非常羡慕。他三番四次的缠着要去,但我从来没有同意。

  消停点,雷狮。我那时候说。我带你去了,可没把握还能把你这麻烦精再成功带回来。

  我知道我是真的没把我可以把见到外面世界的雷狮再带回来。

  姐。姐。喂,姐,你说话啊?一直跟在我身后的雷狮不耐烦了,他伸手扯了扯我的衣角。

  雷狮。我转过身,深吸一口气,然后蹲下来,和我年幼的弟弟平视。

  然后我说了这辈子,我感觉最正确,也最错误的一句话。

  自己去看看吧,雷狮。那些问题的答案,只有你自己离开这里才会知道。我告诉你的,永远是我的。

  我的弟弟沉默了一会,然后抬起了他那双璀璨的眼眸。

  我知道了,姐。

  记忆里雷狮的笑颜和他回来的时候的笑脸重叠在一起。

  我弟弟真的回来了吗?我有些恍惚。是真的,还是我在做梦。

  然后我就被一阵敲门声惊的回过了神。

  姐。那混账吊儿郎当的靠在门板上看着我。

  轻点敲门不会啊!我咬牙切齿的看着他。靠,怎么长大了就成了这德行。

  跟你学的啊。他大摇大摆的走过来。

得,这能把皇兄气的暴跳如他自己的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我弟在我旁边一屁股坐下。然后把整个房间扫视了一遍。

还真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啊。他感慨。以前还觉得这挺大的,现在看也不过尔尔。

哦,怎么,你想住99999平方米的才不觉得小?我看着他嘲讽道。

但我心里知道答案,雷王星的一切,对于雷狮来说,都太过狭隘了。

姐。你不喜欢安迷修。雷狮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我飞快的反驳,好吧,有点心虚,就一点。

你不喜欢他,你对他冷的要命。雷狮看着我,下一秒开口气得我想把他打回娘胎里。但没事,我喜欢就行。

......没法聊了,嫁出去的omega泼出去的水。

我对谁都冷。我站起来,看着雷狮说道。我也没有不喜欢他。他是你选择的alpha,你喜欢就行。

我不想再待下去了,我怕我那如野兽般敏锐弟弟会察觉到我满腔的妒忌。

姐,抱歉。在我即将走出卧室的那一刹那,雷狮开口道。

没事。我握紧了拳,继而又松开。

没事。

我对你当年的不辞而别没有任何的怨言,雷狮。

即使我回来后带着一堆给你带礼物,兴冲冲的想去找你,听到的却是你被驱逐的消息。

因为我比谁都知道你生来就属于天际,属于茫茫宇宙与万千星辰。

我的弟弟要结婚了。

和一个不知道哪来的棕发小子。

本人没车没钱没马,家里没权没势没房。

我真的不明白我那个眼睛恨不得长在脑门上的弟弟是怎么看上他的,雷王星那么多腰肢款款的名媛淑女他不喜欢,成熟稳重的优雅贵族他不爱,偏偏就喜欢那个叫安迷修的。

我没有劝他,我知道他做出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改变。就和他当年抛弃了皇位,潇洒的转身离去一样。父皇拦不住,我也拦不住。

但是父皇却非常的承认那个叫安迷修的,那种欣赏的眼神让我有点嫉妒。他以前只会用那种眼神看我和雷狮。

至于皇兄?算了吧,那个丢人的玩意,真不算我们雷家的。从小就被雷狮锤着长大。

行吧,我不得不承认,能搞定我弟弟,安迷修还是有点本事的。

他不会说情话,也不会撩人,每次都是一击直球,就让雷狮投降。

这叫什么?直男的浪漫?

没直男的命还有直男的病,怎么回事啊。

但是安迷修和雷狮站在一起,看久了还真有点般配的味道。

一个放肆,一个内敛,一个张扬,一个含蓄。

父皇答应为他们举办婚礼。虽然我知道雷狮并不在意这些条条框框和无所谓的仪式,但是别人的祝福,总是不会让人讨厌的。

而且我也很想看雷狮穿上白西装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像无数的爱侣一样,雷狮和安迷修也会精心挑选婚礼上的装饰与鲜花,去试一套套繁琐的礼服——天知道,以前让雷狮穿礼服和要了他的狗命一样。

呵,男人啊。我在旁边冷笑。吓得旁边的皇兄都不敢和我搭话。

我看着雷狮和安迷修吵吵嚷嚷的样子,终于意识到——在我不在的那几年里,已经有别人走进了雷狮的生命里,现在,未来,都会永远的存在,以爱人的身份。

而我只是他的姐姐。

结婚那天,雷王星举国同庆。臣民们所爱戴的,期待的,拥护的三皇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灵魂的另一半。

我就是心里觉得不爽,于是我让皇兄和我一起不爽。

皇兄。我撞撞皇兄的肩膀。

干嘛?

你不行啊,你看看这么多年了,雷狮的人气还是比你高啊。

......你闭嘴!

我满意的看着皇兄黑了脸。悄悄的吐槽。

明明皇兄才是弟中弟。

  我没有在雷王城的皇宫内部等待,按照婚礼的流程,雷狮将会手拿捧花,从皇宫外的大道上一步一步走进来,而安迷修,则会在大厅的中央,等待着他的新郎。

  我走到皇宫外的大道上,骑士团站立在两侧维持着秩序,臣民们为他们永远的三皇子送上祝福与欢呼。漫天是纷纷扬扬的花瓣,然后落在天鹅绒的红毯上。我的弟弟,穿着一身纯白的西装,手拿着捧花,他在化妆师的以死相逼下解开了头巾,带上了一个非常简单,但是后摆很长的头纱,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风在吹,吹的让人迷醉在乐队演奏的浪漫曲调里。雷狮的头纱随风飘扬,这是我第二次觉得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圣洁,第一次是在他刚出生的时候。

抱歉啊,父皇。我先给你减轻点工作负担。这一段路,就让我来牵着雷狮走吧。

我大步走上前,向雷狮伸出手。

雷狮挽住我的手,我们在所有人的祝福里向前走去。

我有点飘了,这感觉有点过分的好。我是那么那么的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这样我就可以牵着我的弟弟一直走下去。

可惜没有如果。

走到大厅外,我停下了脚步,我看到父皇在门外等候。

我松开了手,我知道我永远代替不了别人的位置,我不可以代替父皇把雷狮的手送到安迷修的手里,我也不可以代替安迷修,和雷狮过完一辈子。

雷狮。我开口。嗓音有些嘶哑。

然后我吻了他。

我是个懦夫,我不敢吻他的唇,即使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是以姐姐的身份——雷狮小时候被我骗过无数次亲吻,只为了能获得离开王城出去玩的自由。

我吻了他的额头。像一个姐姐那样。

我爱你。我说。

他笑了,但是竟然没有嘲笑我。我的弟弟,像小时候那样,在我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我也是。他笑的狡黠。

我不记得那天后面的事情了,在我看到安迷修为雷狮戴上戒指,让后两个人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拥吻在一起的时候,我就闭上了眼。

我忽然觉得所有的欢乐都是别人的,而我什么都没有。

我那天为雷狮挡下了不少的酒,我甚至不知道我自己可以那么能喝。雷狮说他自己可以,可我就是不答应。

我至少要给自己找一个可以灌醉自己的理由。

觥筹交错,云鬓香影。我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唉,弟弟嫁人了啊。

安迷修和雷狮并没有在雷王星多留,半个月后他们两就远走高飞去过二人世界去了,天天不知道在哪个星系游荡,但从雷狮偶尔的回信上来看,他两的日子过的还是挺滋润的,蜜里调油的小夫妻真是不考虑单身姐姐的感受。

我黑着脸把雷狮的回信团成一团,然后又忍不住铺平,放在抽屉里收好。

我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不由自主的回忆起雷狮刚分化的那个夜晚。

我骄傲的弟弟第一次如此无助的跑到我的房间里,他身上的味道甜腻的不像话,就那样眨巴着一双紫色的眼睛看着我,满面潮红,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他那时候的样子让我觉得就像一块可口美味甜点,我可以毫不费力的吞吃入腹。

我当然知道雷狮在经历什么,但我没想到他会成为omega。这对他而言太讽刺了。

但我什么都没说,我把他拥入怀中,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安抚他。

别怕,雷狮。我说。你只是在分化。

姐姐在这,不会有事的。

年幼的雷狮靠在我怀里,一声不吭,只是死死的抓着我的衣领。

我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安慰着他,直到他平静下来。我匆匆忙忙去为他拿抑制剂。

那晚雷狮没有肯回到自己的房间,肆无忌惮的小皇子第一次有一种无力的感觉,这让他不安。他睡在我身旁,像小时候那样,我哄着他入睡——直到天明。

现在的雷狮早就不需要抑制剂了,他的每一个发情期,都会有安迷修在他身旁缠绵悱恻的度过。

也许不久的将来,他们会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那会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像雷狮吗?会和雷狮小时候一样闹腾吗?

我那个顽劣的弟弟,会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吧。

我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混账东西,永远不让我省心。

雷狮怕是不过个几年不会再回一趟雷王星了。我想。

雷狮,我的弟弟。

愿你在你旅途中,永远有人为你照亮前方,指引方向。

一生平安喜乐,做你爱做的事,爱你愿意爱的人。

清澈明朗,要像你自己一样。

评论(61)
热度(1955)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