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姜让卿.学业繁忙.佛系更文.cp杂食.部分不吃.

【安雷】关于我爸和我爹还有我后爹(上)

你们想看,我就补档吧。悄悄挑这个时间发应该看得人少一点,最近被蜜汁限浏。

Cp安雷,西幻世界设定,孩子视角。

可以当做床与棺的序章来看。

龙安x恶魔雷

我叫雷煜,是雷王星目前正在离家出走的小皇子。

我爸叫雷狮,是雷王星的三皇子外加行政官,我爹叫安迷修,是奥斯艾尔的上将,我舅舅叫卡米尔,是现任的大祭司。

用我凯丽阿姨的话来说我就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小太子爷,白天穿金戴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晚上穿着真丝睡衣睡在我9999999平方米的24k镶金钻石床上,就算光着屁股在王都裸奔蹦迪都没有人敢说我一个字,谁敢说就拿鸽子蛋那么大的金币砸他脑阔,手一挥几百个貌美如花的小姐姐挨个往我床上蹦跶,我要高兴还能让她们在空中来一个360°托马斯全旋。烦恼这辈子就是和我绝缘的事情。

我真的很想告诉她,首先我不睡在9999999平方米的床上,然后我不喜欢光着屁股在王都裸奔蹦迪,而且自从我七岁以后我就没有再让别人看过我的屁股了!

哦我爸除外,他打我屁股打的啪啪啪啪的疼,真是恶魔一般的父亲!

……等等他本来就是恶魔来着?

算了下一个话题。

然后烦恼这种东西我不是没有,我是特别有!特别有!整个大陆都找不到比我更有烦恼的人了!

你们根本就不懂有这样一对神奇的家长是什么样的感受。

首先从我出生的时候开始说吧,据我卡米尔舅舅说我爸那时候是一心想要一个像我爹的女儿,我爹是男女无所谓。但我爸有所谓啊!他一心就想要个女儿,为此他甚至喝了不计其数我凯丽阿姨配的魔药,还跑到月之谷在那诚心祷告了一个月。那虔诚的姿态差点没把我爹吓死。

事实证明我爹那时候还是太嫩了。就当所有人以为我一定是个女孩的时候我带着我双腿间的兄弟出生了。我爸当时一张俊脸立马就黑了,shua的拿起旁边削苹果的刀就想一刀下去,让我从此做个小姑娘。

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胯下凉凉。

......男孩子没人权啊?啊?啊?

不过好说歹说,我起码长了一张和我爹有八成像的脸,两成不像是因为我眼睛的颜色是紫色。凭借这一点我平安活到了现在并且深得我爸宠爱。

太心酸了,他根本就不爱我他只是爱我爹!

男人都是骗子!

不过我爸对我是真的放纵,只要我不把自己玩死他从来不管我。我爹就不一样了,这不行那不行,不准晚睡不准多吃糖不准晚上睡我爸怀里。

前面的我撒个娇还能通融一下,最后一个自从我四岁后我他妈就再也没成功过!什么狗屁的男孩子要有担当要自己睡,你多大一个人了不也要抱着我爸睡吗!不公平!

于是我每天晚上想方设法的在我爸和我爹床上多赖一会,我爹是一个硬邦邦的男人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我爸就不一样了,他和我爹是两个极致反差。

我爸!白的!腰上是软的!最终要的是我爸身上那股迷迭香的味道迷!闻起来和嗑药一样!

顺便说一声,虽然他俩是极致反差,但我爹没黑的和个皮蛋一样,他皮肤是小麦色。

“爸爸,你和我爹是怎么在一起的啊?”我一边努力往我爸怀里蹭一边朝我爹露出一个得意的眼神。

傻了吧,太大只我爸抱不下了吧。

我发誓我爹那时候的眼神能杀人。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我爸没有和我讲他和我爹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而是黑了脸把我扔到了我的房间里,扯着我爹滚到床上去了。

我看着我爹那得意的眼神我第一次深刻的觉得我是亲生的。

眼神一样的欠抽。

然后我悄悄跑到月之谷去问我凯丽阿姨。凯丽阿姨真好看,穿着件黑长裙坐在她的魔杖上,晃晃悠悠的在那配药水。

  “啊,你想知道这个啊。”她狡黠的笑了笑,手指一点变出一盘瓜子和一杯南瓜汁。“告诉你可以,不过不要和你爸说是我告诉你的,不然他能拆了我的月之谷。”

  我和小鸡啄米一样点头,搬好小板凳开始嗑瓜子听故事。

  大陆的西部是恶魔们的地盘,最强盛的国家是雷皇统治的国度;龙族在北方,奥斯艾尔占据着北方最险要的土地;南方是富饶的圣空,精灵大多都生活在那里;东方是沼泽与未知的迷雾森林,只有半兽人生活在那;大陆的中间是人类的生存区域。

  几十年前可不像现在这么太平,到处都在打仗,恶魔与龙族为了争夺财富率先开战,那时候我爸是乔装打扮待在奥斯艾尔的间谍,那年去奥斯艾尔入伍。好巧不巧那时我爹已经是上将,我爸又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就有些自作聪明的人为了讨我爹开心,让我爸去给我爹当秘书。

  现在看来这个人可真是一个机智的小天才。

“停一停,停一停,”我嘴里嚼着面包吧唧吧唧,举手发表疑问,“我爸那张脸辨认度那么高,而且186的个子,这得多想不开送个金刚芭比过去啊?我觉得我爸一拳一条龙很ojbk。”

“傻,”凯丽阿姨嫌弃的看了我一眼,用食指戳了戳我的脑门,“都说了乔装打扮,你爸又是个恶魔,恶魔一族对于外貌的改变控制那是全大陆无人能比的,所以......”

“当然是变女相了啊!”

“哦!!!!!!牛逼诶!!”我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那接下来岂不是霸道军阀爱上我,办公室play,小皮鞭高跟鞋,性感三皇子在线【哔】激情【哔】这种东西了吗!

“不过你爸当年变女相还挺好看的,”凯丽阿姨陈肯的评价道,“其实恶魔的女相还是有一部分建立在自身基础上的,我至今都好奇你爸那个Dcup怎么变的。”

我脑补了一下奥斯艾尔的女性军装和Dcup的搭配,感觉有热热的东西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不了解的我给你们描述一下,奥斯艾尔因为大多是龙族的关系,男女骨架都不小,而且十分好战,所以小姐姐们的军装都做得very贴身短小精悍,领口的事业线一个比一个深邃。

然后带入了一下我爸那张脸我立马就萎了,脑补不出女相,可怕。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他比我想的。

更加狗血。

我爸本来是抱着一种勾引完我爹这条纯情的小处龙骗了资料就拍拍屁股走人,结果我爹心如磐石不被美色引诱,我爸一气之下跟王室里的一个旁系魅魔勤学苦练一个月之后再次提枪上阵,发誓要搞定我爹拿回机密。

然后那天晚上月色正好气氛正好我爸看准时机几个魔咒biubiu下去,我爹立马就昏了过去,正当我爸拿着资料打算跑路的时候我爹醒了。

龙对魔法的免疫力比其他人要高很多。

因为皮糙肉厚。

当时我爸眉头一皱,看来今天不弄死我爹回不去了,左手掐了个魔咒就打算和我爹噼里啪啦boom乒乒乓乓,碎片与血肉齐飞,魔咒共龙鳞一色的时候,我爹抱住了他。

我爹抱着我爸一边蹭一边迷迷糊糊的说。

“雷狮,你来找我了。”

我爸当时虽然心里慌得一逼但是表面上波澜不惊,一边推开我爹一边冷淡的说:“上将,您认错人了,我是您的副官,不是雷狮。”

“你就是,”我爹笑了笑,“你变女相我也能认出来,更何况今天是月圆,马上就要十二点了。”

那天的月色很好,不是我想加浪漫气氛,而是因为,那天真的是满月。

而恶魔,在满月的时候是力量最薄弱的时候。

  在换句话说,我爸的女相,马上就要维持不住了。

“后来呢!后来呢!”我拍着面前的小桌子喊得嘶声力竭,“卡在这不道德!我拒绝拉灯!”

凯丽阿姨听了笑的乐不可支,最后一脸揶揄的和我说到。

“没什么,你爹拍了你爸屁股而已。”

“切——”我瘫在桌上,“没意思,没有激情play。”

  凯丽阿姨听完这话后笑的更厉害了,她没有再和我说什么,只是把我拎起来坐到她的魔杖上,给我爸寄了个条子过去,说带我去圣空玩。

现在想想我还是太年轻,谁说拍屁股就一定是用手呢。

后来据奥斯艾尔那边的版本,我爸,啊不,第二天一大早安上将那个貌美的副官扶着腰踉踉跄跄的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然后递了辞职信不干了。

要知道那时候我爸在身份信息表上填的是龙族,龙族男女强悍,能做到这个地步的简直少之又少,更别说我爸后来身份暴露了,我爹的战斗力在众人眼里简直是又高了好几个档次。搞得我爹最后不管是在奥斯艾尔还是在王都,都被一群眼冒绿光的女人盯着,恨不得生吞活剥了。

......

好吧,我承认,男人也有。

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那时候战争已经到了尾声,奥斯艾尔没有和雷皇正式开战,我爹有时候也能偷偷摸摸过来和我爸牵个手约会什么的。(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两见面啥都不干就往床上滚,真是可怕的成年人jpg。)虽然我爸一开始一点都不喜欢我爹,这是他自己说的。可后来也被爱情蒙蔽了双眼成了一个瞎子,并且看起来没什么治愈的可能了。

大陆因为战火千疮百孔,大家都放下了武器开始修生养息,我爹开开心心的想着能好好谈恋爱了,第二天他就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来了。

我爸,就那么,众目睽睽之下,从王都浩浩荡荡的带着几十箱金银珠宝武器军火去了奥斯艾尔的都城,让人猜不透他到底是去奥斯艾尔求婚的还是去砸场子的。

“这些,”我爸一个帝王瘫坐在奥斯艾尔的皇宫里,指了指身后的十几箱排到门口还没放完的珠宝。“换一个安迷修。”

“布伦达殿下,”布伦达是我爸另一个名字,奥斯艾尔年轻的女皇轻蔑的说道,“莫非您以为这些,就能让我把我们龙族下一辈里最优秀的孩子送给您吗?”

“灰山的水晶我们会给龙族一半的开发权。”

“成交。”

于是我爹就被这么卖了,一直到他们婚礼之前,所有人都以为我爹是下面的那个,龙族的人更是看到我爹就一脸痛心疾首,一条龙啊被一个恶魔给压了。

直到婚礼那天,我爹酒后失言,轻佻的抬起我爸的下巴,说。

“你穿白色比在我办公室里穿黑色更好看。”

整!个!大!陆!都!震!惊!了!

奥斯艾尔那边据说放了三个月的炮仗。

可怜我爹睡了三个月的书房,最后实在没办反写了封信回去表示别放炮仗了,再放我就要死了。

奥斯艾尔的人民很配合,他们开始疯狂写同人画本,然后专门往雷王星卖。

诡异的是在雷王星卖的还很畅销,在其他地方卖的更加畅销。

再后来就有了我,作为两方王室最小的幺子,我就是在大陆上横着走也只有别人给我喊“煜哥牛逼666”的份。

当然,目前两国人民最关心的事情,就是我成年后,到底会成为龙,还是恶魔。

我爸说你要不能变成恶魔我就把你扔到圣空去。

我想了想那个总爱欺负我的圣空王,瑟瑟发抖,并且发誓要成为恶魔。

我爹则是期待的看着我说一定要变成龙,不然他就要把我送到奥斯艾尔和他的师傅学艺。

我想了想奥斯艾尔可怕的战斗力,瑟瑟发抖,并且发誓要成为龙。

最后我成了魔龙。

虽然是龙,但翅膀怎么看都是个恶魔,而且我的变相术学的very好、

Ummm.......有点复杂。

和所有的故事一样,主人公们幸福快乐的生活了下去。

后来一切都好。






“好了,今天的故事讲完了。”我爱怜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的安月,伸手揉揉她的脸,安月是我爸和我爹第二次创造生命大和谐后的产物,一个很像我爸的女孩子。

“哥,爸爸呢——”安月哭着问我,她不适合穿黑色,一身黑色的衣服套在她身上像是强行把沉重的枷锁加在了精灵的柔软翅膀上。

“爸爸,爸爸很快就回来了。”我把她抱在怀里,像我爸以前抱着我一样,我施了静音咒,这样安月就听不到外面的战火声。

生活不是童话。

新历4010年,短暂的和平结束,人类挑起了战火,大陆再次陷入战争。

新历4011年8月,安迷修离开王都,成为奥斯艾尔首席司令官,奔赴前线。

新历4012年9月,人类和半兽人节节败退,在形势一片大好之时,龙族却在最后一战中三万人葬身火海,无人生还。

新历4012年12月,龙族花重金寻找安迷修尸体未果,只寻回一把残缺的佩剑。奥斯艾尔举国悲痛。

新历4013年3月,一封匿名信张扬的贴在奥斯艾尔的皇城上。

他最爱的人把他亲手推进了火海。

新历4013年4月,奥斯艾尔发兵雷王星,龙族的脚印与肆虐的战火一直踏到王都的门前,布伦达奉命死守王都。

新历4013年9月。

城破。

tbc

哎没事的反正年纪轻轻怎么虐也死不了的。(什么

评论(32)
热度(449)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