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姜让卿.学业繁忙.佛系更文.cp杂食.部分不吃.

【安雷】春风十里(七)

01 02 03 04 05 06
总裁安x阔少雷

ABO

chapter7.女票你
  “去哪?”雷羽开着车在高架上一路风驰电掣。现在已经深夜,路上也没有什么人,雷羽干脆一脚油门踩到底在高架上飙车,那架势恨不得整个高架都她家的。
  “随便。”雷狮捋了一把额前凌乱的碎发,把额头露出来。一边眯着眼感受着风从自己脸上狠狠刮过,一边看向窗外。“你真和安迷修吵架了啊?”雷羽颇为惊异的问道,“就为了那姑娘?”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雷狮闻言翻了个白眼,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空无一人的高架开始发动态,说,“况且,我也不觉得安迷修会和那个雪希做什么。”
  “他不喜欢那种类型,也不是那样的人。”
  那你刚才一脸要把人家千刀万剐的生气样子给谁看?雷羽在心里吐槽。挑了挑眉问雷狮;“噢,安迷修不喜欢那姑娘那样的,那他喜欢哪样的?”
  “我这样的。”雷狮回答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让雷羽差点没方向盘一打滑酿出一场人间惨剧。
  “你要点脸!”雷羽看着雷狮那一脸悠哉悠哉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下了高架,把车在路旁随手一停,就伸出罪恶的双手去扯雷狮那张俊脸。
  “干什么啊!很痛的啊!”雷狮挣扎着从雷羽的魔爪中逃出来,一边揉脸一边往后躲。“我才想问你,你想干什么。”雷羽看着雷狮那张与自己相似的脸,内心有苦难言,“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雷狮?你才认识安迷修多久,你就答应这场婚约,你在拿你的后半生开玩笑你知道吗!”
  “母亲提出来的,我有什么办法。”雷狮靠在椅背上,低着头,让雷羽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你当我是傻子吗,”雷羽沉下脸,“这破主意根本就是雷煜提出来的,他肚子里打的什么算盘我不信你不知道。况且,你要是不同意,他才是没有办法的那个。”
  雷狮见谎言被拆穿,悻悻的闭了嘴,雷羽见状叹了口气,启动车子,朝着无边的黑暗与灯火中开去。
  半晌,她听到雷狮几乎能消散在风中的声音。
  “也没什么,我就想赌一把。”
  他知道答应这场婚约意味着什么,不仅仅是一个联姻,不仅仅是用一场婚姻为代价去换几千万几百万的利益。
  在他见到安迷修的时候,他就做出了决定。
  他平安无忧的前半生,孤注一掷的豁出去。
  “去帕洛斯那吧。”雷狮在副驾驶上又刷了会手机,在雷羽要下高架的前一秒说道。雷羽扭过头看着他,雷狮不知道在和谁聊天,嘴角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行。”看着雷狮那张笑脸,雷羽的表情不自觉的柔和下来。大概是少年郎初尝情爱滋味,快意潇洒,一句话一个字都是甜的。让雷狮多尝一点人间冷暖总不是坏事。雷羽这样默默安慰自己。
  
  “真是对不住了,凯莉。”安迷修一边抱歉一边推开酒吧的门,“这次麻烦你和嘉德罗斯了,也替我向安丽洁说一声谢谢。”
  “哼,少来,”凯莉坐在宝象柔软的沙发里,隐约还能听到隔壁群魔乱舞的声音,她烦躁的扯了扯自己的长发,“我千里迢迢赶过来,刚进门还没坐下,就听到嘉德罗斯告诉我说你千里追对象去了。你家那堆产业可以不要了是吧?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怂恿安丽洁谋朝篡位。”
  “你们逼宫政变前记得和我说一声,我帮你们毁尸灭迹。”嘉德罗斯看着财务账目在那说道,把手里的万宝龙的钢笔捏的都快碎了。
  “喂喂,”安迷修哭笑不得的听着这群乱臣贼子的叵测居心,眼睛却不闲着,在人群中寻找着雷狮的身影,“你们这样也太伤人了,我又不是我们之间唯一脱团的那个。”
  "但你是散发着恋爱酸臭味最严重的一个,呕呕。”凯莉精辟的下了总结,不再和安迷修多话,“赶紧把雷狮搞定了麻溜的滚回来干活,不然你就可以当个太上皇颐养天年了。”
  电话挂断了,留下一串忙音。安迷修笑了笑,点开雷狮的聊天框,开始和他小窗。
  你在哪?
  你来干什么。
  接你回家。
  不想见你,滚。
  你拍了照发了动态,还开了定位,生怕我不知道你走的哪条路去的哪家酒吧,不就是在拐弯抹角的和我说“来接我”吗?
  ......你少自作多情!!!
  行行行,我错了,要我给你写检讨吗?
  谁要那东西!你嫖/完那姑娘了?
  没,我想来嫖/你。
  然后安迷修就被雷狮一堆表情包拳打脚踢的怼了回去。
  不然你嫖/我,我倒贴也行啊。
  安迷修玩心大起,继续不怕死的说骚话。
  滚滚滚,我看不上你!
  嘤嘤嘤。
  ......安迷修你别这样我瘆得慌。
  安迷修玩够了,看着两个人幼稚的聊天记录笑个不停。一步一步往楼上走去。他料定雷狮不会在鱼龙混杂的大厅里带着,要是雷羽和他在一起,就更不会在下面待着了。
  他慢悠悠的走到二楼,两个身材高大的alpha站在二楼的入口处,凶神恶煞的像两个门神。安迷修看了看里面一连串的房间和故作昏暗的灯光心里了然。估计是帕洛斯怕那些不着调的公子哥哪天起了口角,或者看上了同一个姑娘,闹出点什么事情来不好收场,干脆就找了两个打手在这些翻云覆雨的房间前先守着,出了事也好拦一下。
  “先生,请止步。”其中一个高大的alpha打量了几眼安迷修。安迷修这一身西装革履的实在不像是来春风一度的,更像是来捉奸在床的。
  适时的,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
  安迷修并不着急接电话,他抬头看了看四周,最终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个藏得隐蔽的摄像头,然后他对着摄像头笑了笑,做了个wink。
  “......F**K.”雷狮在房间里通过监控看着安迷修的举动,脸黑的和锅底有的一拼。
  “我说什么来着,安迷修也是个会玩的,还对着监控做wink我的天,笑死我了。”雷羽笑瘫在房间中央的大床上,那床很大,大到有一种让人不在上面做些什么会很可惜的感觉。
  “我觉得他简直就是在配合你的演出完美出演。”雷羽笑够了,从床上坐起来,打开了房门朝外走去,向雷狮挥了挥手。她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也不打算在这对小情侣之间多待当个电灯泡。
  “喂,安迷修,把电话给门口那两个人。”电话通了,雷羽直接对安迷修说道。
  安迷修也不含糊,直接开了免提。
  “雷羽小姐?”alpha试探的说道。
  “是我,门口那人是我喊过来的,放他进来。”雷羽略嘶哑的嗓音从电话里传来有些失真,alpha面露难色,犹豫了一会还是放了安迷修进去。
  “二姐,你们在哪个房间?”安迷修那一声二姐喊的那叫一个自然,听得雷羽直笑。
  “0410,雷狮在那,我就不给你添堵,先走了。”雷羽一边说一边走,刚好遇上迎面而来的安迷修,往他房间里塞了张房卡,然后挥了挥手就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安迷修说了句路上小心,就扭头走向0410那个房间。
  门被打开了,雷狮像是洗完了澡,穿着件睡袍在那刷手机。一个眼神都没赏给安迷修。
  “来干什么?”
  安迷修看着雷狮裸露在外的小腿,扯了扯领口,把西装外套脱了扔在沙发上。
  “嫖/你。”

tbc

下章,让你们见识,什么叫开兰博基尼的女人。

评论(9)
热度(290)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