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姜让卿.学业繁忙.佛系更文.cp杂食.部分不吃.

【安雷】春风十里(六)

01  02  03  04  05

总裁安x阔少雷,ABO

chapter6.二哥还是二姐

  安迷修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雷狮只想给自己高歌一曲凉凉。

  天地良心,他正儿八经的过来谈公务,姑娘都是给别人点的。一群姑娘再善解人衣也抵不过安迷修清心寡欲,自个儿在那靠着一身正气端坐着。姑娘端着酒来劝,安迷修也只是接过酒杯,默默喝下,再把衣服扯扯好。看的旁边的嘉德罗斯一边笑一边吐槽安迷修还没结婚就已经怂成这样。

 “你懂什么,我这叫专一。”安迷修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朝嘉德罗斯说道。

 “行行行,你专一,”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晃着杯子里的酒,“你就给你那小男友守身如玉,实在不行再带个贞/操/带,当心哪天别给人下了药绑到床上去,到时候雷狮不要你了,你找谁哭去?”

  现在的年轻后生怎么都这么不讨人喜欢。

安迷修面无表情的看着嘉德罗斯,恨不得把那张嚣张的脸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这个雪希是嘉德罗斯点名要的,安迷修也没什么理由拒绝,一边感叹现在的小年轻真糜烂一边朝门外妆容浓厚的女人点了这个姑娘。

谁知道偏偏事情就没这么顺利,有人半路出来截了胡。安迷修看向嘉德罗斯,意思再明确不过——为了个陪酒小姐在这种地方闹起来,嘉德罗斯不嫌丢人他都嫌丢人。然而嘉德罗斯并没有理解安迷修的眼神,一副“你今天不把这姑娘点下来咱们就没什么好谈了”的表情。

谈不谈你自己心里没有点b数吗!安迷修一边想着一边无奈的朝门口挥挥手,示意加价。

  本来安迷修想着,加到个三四倍也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对面也是个挥金如土的主,加到五倍不喊停的那种。相比之下安迷修第一次深刻的觉得雷狮是一个多么节约的人,起码他不会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陪酒小姐不要命的砸钱。

 一分钟后安迷修就感觉自己的脸被啪啪啪的打得疼。

  “八倍。”安迷修皱了皱眉,看向嘉德罗斯,“我出去一下。”

嘉德罗斯头也不抬在那不知道看什么,对安迷修说道:“还有半小时他们就来了,你抓紧时间。”

安迷修走出了包厢就看见那个叫雪希的姑娘站在门口,身旁站着妆容浓厚的女人,两个人在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啊,安先生!”女人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朝安迷修喊道。几乎是下一秒,安迷修就听见了那个让他后背一凉的声音。

“安迷修?”

雷狮把手插在裤袋里,大步走来,看着安迷修身旁的雪希,露出一个让安迷修毛骨悚然的笑容,带着酥麻的笑音说道:“真巧,原来是你在和我竞价啊,安、先、生?”

一瞬间,安迷修脑海中如狂风过境一般一片狼藉,几十个面对雷狮的方案在脑海中还未成行就被pass,然而多年的经商之道让他在脸上仍旧是一片云淡风轻,正式所谓的“表面波澜不惊,实则慌如老狗”,安迷修简直深得真传。

雷狮挑着眉看着安迷修的脸,无比虚伪的开口说道:“好歹我的小学老师还是教了我很多年要尊老爱幼的,不如我们各退一步,今天这姑娘我让给你,明天我再来点。”

“不行。”安迷修立马回过神来,坚定的开口。

“怎么,我这都尊老了,安先生不考虑爱幼?”雷狮往身后的墙上一靠,“还是说,安先生明天也打算点她?那看来我只好后天再来了。”

安迷修一瞬间觉得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凯丽和他说雷狮在旧情难了的情况下另结新欢,难道这个雪希是新欢?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就这么会玩?

“怕是不行。”安迷修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理不直气也壮的说道。“我明天也要点她。”

我这是在维护我的爱情,爱情,谁知道嘉德罗斯明天会不会也要这个姑娘。安迷修感受着自己头顶的草原顺便给自己找借口。

“安迷修,真是给你脸了,你难道还想包月?”雷狮声调猛地拔高,伸手扯住安迷修的领带,两个人的距离近到了只要再前倾一点就能吻上的地步,逼得安迷修呼吸一滞。

“雷狮?”一个身材高挑的alpha闻言从走廊的拐角处走了出来,看着雷狮和安迷修的姿势一愣,“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身材高挑的alpha有一张和雷狮酷似的面容,一声黑衣皮裤,头发半长不短的披散在肩上,紫色的眼睛相比起雷狮的凌厉更多了几分波光潋滟,他的嗓子有一种常年被烟熏的沙哑,让人难以分辨性别。

“二、哥?”雷狮顿了顿,松开了扯着安迷修的领带的手,走向雷羽,“你从美国回来了?”

雷羽眯着眼睛看了看雷狮,开口说道,“是啊,一回来就看到你在这霸王硬上弓一副逼良为娼的恶霸样子,真是辣眼睛。”

雷狮心里想着要是允许我也想霸王硬上弓,这生理条件不让我能怎么办啊。

“这位想必是安总裁了吧?”雷羽走向安迷修,伸出了手。“初次见面,我是雷羽。”

“幸会,二哥。”安迷修一边和雷羽握手一边想着雷狮只有一个二姐,这是哪来的二哥,“我是安迷修,雷狮的未婚夫。”

雷羽的脸黑了黑,在那尴尬的咳了一声。旁边的雷狮已经笑的浑身在抖。

见鬼的二哥!安迷修立马反应过来,这就是雷狮他二姐!

“安先生,虽然我个子是高了一点......”雷羽怨念的看着安迷修。

“二姐。”安迷修看着面前和自己差不多高的雷羽立马从善如流的改口,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是我眼拙,二姐真是英气逼人。”

雷羽挥了挥手,一脸习惯了的表情,开口问道:“所以,你们刚才在干什么?我看着可不像调情。”

“哦,没什么,我们两在嫖/娼。”雷·语不惊人死不休·狮淡定的开口,指了指旁边呆若木鸡的雪希,“喏,就那姑娘,他非要和我抢,还打算包月。”

安迷修:我没有我不是二姐你听我解释,我是个正经人,真的。

雷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看向安迷修,非常陈恳的说道:“我觉得这姑娘还没有我家雷狮十分之一好看。”

“我也这么觉得。”安迷修在雷羽意味深长的目光下尴尬的回答道。

“就算你们两没那方面的意思,这种事好歹也别做的这么明目张胆,这年头狗仔多得是,我可不想雷家因为这个上娱乐头条。”雷羽指了指雪希说道,“不如这样,今天这姑娘我点了,你们两改日再说?”

“我无所谓啊。”雷狮摊摊手,一脸事不关己。

“二姐,这恐怕不行。”安迷修深呼吸一口气,顶着雷狮能杀人的目光说道。

“安先生,恐怕我也不能答应你。”雷羽站直了身体,展现出alpha撼人的气场,“看着我弟弟的未婚夫当着我的面,和我弟弟抢一个陪酒小姐,虽然不懂你们这是什么情趣,但我也不会同意这种事发生,雷家要脸。”

“还请二姐相信我,我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雷狮的事情来。”安迷修平静的看着雷羽,摆出不让步的姿态,“只是这个姑娘,我今晚有非点不可的理由。”

雷羽没再说话,扭头看向了雷狮。

雷狮颇为嘲讽的嗤笑了一声,朝雷羽挥挥手,转身朝走廊尽头走去。

“走吧,姐,这姑娘我不要了。”

雷羽向安迷修说了句告辞,快步追上了雷狮。

“啧啧,你这下可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嘉德罗斯不知什么时候从包厢里出来,站在安迷修身边。

“还不都是你害的,”安迷修看着雷狮离去的背影握紧了拳,轻轻的开口问道,“你到底有什么非点这姑娘不可的理由?”

嘉德罗斯认识安迷修这么多年,意识到这是安迷修发怒的前兆,也不耍什么花头精,老老实实的开口说道:“安辰三天前点过这个姑娘。”

“他不在美国老老实实的待着,跑回国内来干什么。”安迷修面色不改,继而打开手机,给安莉洁发了条短信。

“美国那边的账目出问题,你那弟弟又在这个节骨眼上回国,你说他回来干什么。”嘉德罗斯拍拍安迷修的背,“早就和你说了,把安辰早点.....”嘉德罗斯做了个夸张的抹脖子的动作,“你现在还真是情场商场两失意啊安迷修。”

“杀人犯法。”安迷修哭笑不得的看着嘉德罗斯,“我没你那魄力。”

“行了,不和你贫了,”安迷修把手机塞回口袋里,走到包厢里去拿外套,“我先走了。”

“不等那群老骨头过来了?”嘉德罗斯斜靠在门口揶揄,“这么急着去追你那小男友啊?”

“对象都快没了,还管那群老头子?”安迷修笑了笑,甩锅超级棒,“反正我是以你的名义把他们约出来的,就交给你了,记得帮我查查安辰最近的动静。”

嘉德罗斯一瞬间就想把手里的酒泼到安迷修脸上。

tbc

没有傻白甜的手感,让我去嗑点甜文找找手感,明天更对象真不能惯着。

评论(9)
热度(274)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