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姜让卿.学业繁忙.佛系更文.cp杂食.部分不吃.

【安雷】春风十里(五)

总裁安x阔少雷,ABO

01 02 03 04 

chapter5.品味总是惊人的相似

“安总早啊。”秘书小姐捧着手里的一堆文件朝安迷修打招呼,“凯莉小姐已经在办公室等您了,是关于这次以sweet为主题的春装发布会的事情。”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谢谢。”安迷修说道,拎着公文包快速走到了办公室里。凯莉已经坐在了沙发上悠闲的刷着手机,听到开门声头也不抬的说道:“你迟到了,安迷修。”

“抱歉,今天起得晚了,”安迷修放下公文包,扯了扯系的过紧的领带,在凯莉对面坐下,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提神,“那么关于下周的春装发布会,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安迷修一抬头就看见凯莉饶有兴致的盯着他的脸看,让他不由得下意识的摸了摸脸。

“现在的年轻小后生这么能折腾?瞧瞧你黑眼圈严重的,都快成熊猫了。”凯莉揶揄到。“omega的发情期好说也有三天吧,现在就撑不住了,等雷狮再大点你这把老骨头怕是要....啧啧。”

“咳,天地良心,我真没有和雷狮上床。”安迷修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呛了几口在那苍白的解释,“他才十八岁啊,我是那种人吗。”

“那你连续一星期人间蒸发是什么情况?不在家里和雷狮为爱鼓掌?让这个omega独自度过发情期?安迷修,你可真狠心啊。”凯莉一边说着一边从她那个黑色的骨头形状的包里掏出发布会的相关资料,安迷修每次都很好奇,凯莉那么小的一个包究竟是怎么塞进去那么多东西的——文件,口红,手机,零食,简直应有尽有。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这一星期他过得是真的不容易。“你也知道的,不彻底标记压根没什么用,只会徒增欲望而已。”

“而omega第一次彻底标记受孕的概率高达百分之八十,凯莉。”

“避/孕药就没考虑过?”凯莉挑了挑眉看着安迷修,一脸的不信任,“真没上/床?你身上现在可是一股花香味啊。”

“我不敢冒这个险。而且我发誓,我没和他做过。”安迷修在那四指指天,一脸清白,“我要碰他了我就不会是现在这幅样子了。”

凯莉仔细的打量了安迷修一遍,确实,这憔悴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春风一度后的样子,她也不觉得雷狮能把安迷修榨干到这个地步。

“那你...难道...”凯莉看着安迷修艰难的开口,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姿势。如果她猜测的是真的,那安迷修也太惨了,“这一星期.....都没和雷狮...”

安迷修颇为惨淡的点点头。

“你让他一个人在那度过发情期?”凯莉皱了皱眉,这种看起来绅士的举动对于发情期的雷狮是另一种残忍,根本就是让他在那活生生的受折磨。

“没有,我一直陪着他,”安迷修把文件推到凯莉面前,“只是没上床。”

“雷狮他对你一点那方面的所求都没有?”凯莉看着安迷修,一脸不可思议。

“就是有所求才更头疼。”安迷修揉了揉太阳穴。

 凯莉几乎一点都不难想象当时的情况,一个身处发情期的omega,不管是身体上还是情感上都是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引/诱,更何况那个人还是雷狮,一个估计也不会好搞定的主,是个alpha就难以拒绝这种香/艳的刺激。

而安迷修,就在这七天之中,硬生生忍住了。

“安迷修,我觉得你家祖上和隔壁忍者神龟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联系。”凯莉最后下了总结。

安迷修尴尬的笑了几声,凯莉估计只是认为雷狮是正常的度过发情期,压根就没想到这个大少爷玩的多热情奔放。

就当艳福不浅吧。安迷修默默安慰自己。

简单的谈论完春装发布会的事情,凯莉从柔软的皮质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硕大的落地窗前拉上了窗帘,把u盘插入自己随身带来的电脑里,用一支笔在屏幕上指指点点。

“最近,美国那边娱乐投资的账目都很奇怪。”凯莉说道,“安莉洁发给我的时候我也是理不出头绪,虽然说是娱乐方面的投资,每一笔似乎都没有被用到别的地方去,但是财务部的报账却总有一些小的缺漏,不过很快都被补上了。”

“安莉洁也没有查出来那些缺漏是为什么?”安迷修双收相握,看着电脑的一连串数据,陷入了思索。

“没有,”凯丽回答道,“安迷修,我记得以前也有一种特殊的洗钱方式。”

“你是说,通过剧组来洗钱?”

“对,买的那些枪支子弹,名义上是道具,然而实际上确实不折不扣的军火走私。”凯丽悠悠的说道,“用于购买道具的钱压根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个渠道。”

“安家这种生意早就不做了。”安迷修否认。

“你不做,不代表别人不做。”凯莉定定的看着安迷修,拍了拍他的背,“晚上去见嘉德罗斯和那帮老骨头们吧,这件事绝不会那么简单的。”

她说完就走出了办公室,留下安迷修一个人看着电脑屏幕沉默。

“老大啊。”帕洛斯也想不通,他上次见雷狮的时候是开学报到,第二天就听到雷狮请一个星期的假,现在再看见雷狮就是穿的西装革履的,带着一身浓郁的alpha信息素味,在那快捏爆手里的酒杯。“安迷修标记你了?”

“没有。”雷狮说的干脆,连一个眼神都没赏给他,帕洛斯也不多嘴,在那从楼上往楼下看那些形形色色的人。

无聊的应酬与酒会,他们身为这些家族中的小一辈也是要参加的。与雷狮一样,帕洛斯也从小开始就被逼着认识各种各样的公子哥儿,学着那些他一点兴趣都没有的经商之道和为人处世的原则。

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这次大多是家族中的小辈,主办方据说是哪家的小少爷,这也意味着不会是什么正紧聚会了。

毕竟正经聚会怎么看也不会选在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即使表面功夫做的再好,那些楼上的房间也是难以被忽视的。

“走吧,老大,”帕洛斯朝雷狮示意,一群光鲜亮丽的公子哥们有说有笑的走入了一个包厢,“他们已经进去了。”

雷狮愤愤的把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大步朝包厢走去。

包厢里一群人玩的正尽兴,舞女,酒瓶,脂粉味,该有的一样都不少。为首的alpha看到雷狮进来轻佻的吹了个口哨,要是换在平时雷狮早就给这人一点滋味尝尝了,可今天他只是漠然的看了那个alpha一眼,自己往墙边一靠刷起了手机。

“哟,谁把我们雷三公子惹得不高兴了?”袁城喝的已经有了醉意,袁家和雷家是世交,所以他才有那个胆子在这时候去招惹雷狮。“还是,你的那个未婚夫在床上实在是不大给力,恩?”

众人哄笑起来,雷狮和安迷修的婚约算是人尽皆知,也没有人觉得奇怪。在这个圈子里他们享受着父辈们带来的荣华富贵,也就注定了婚姻和自由根本就不是他们自己能操控的事情。

雷狮闻言眯起眼看着袁城,把手机塞到口袋里,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袁城面前,一把提起他的衣领,却再没有了动作,他生的高挑,身高和那些alpha相比也毫不逊色,单是站在那就有种居高临下的意味。

“不知到袁少爷有什么高见?”雷狮漫不经心的开口,似乎下一秒袁城要是说不出什么让他满意的答案,他就会把他扔出门外一样。

袁城也不慌,也不管自己这么一个alpha被雷狮这样扯着领子丢人,笑了几声开口到:“安迷修没标记你,对吧?”

周围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雷狮的第二性别一直是个处于灰色地带的话题,如果说袁城上一次是昏了头,那这一次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了。

雷家的三公子,天生一副好皮囊,又天资过人,浑身散发着侵略性的气息,轮手腕和资质雷家所有的后生都无人能出其左右。

只可惜是个omega。也注定了难以得到雷家的继承权。光芒太耀眼阴影就越深,以前那些被拿来和雷狮比较的少爷们,听到雷狮分化成一个omega后,哪一个不是幸灾乐祸。再强势又怎么样,还不是被alpha压在身下。

“关你屁事。”雷狮爆了句粗口,松开了袁城的衣领,把他扔到沙发上,转身朝门口走去。

“反正安迷修对你又没意思,干嘛非他不可?”袁城站起来,朝着雷狮的背影说道。

雷狮停下来脚步,扭头看向袁城。“雷狮,我也是alpha,你身上那股信息素的味道我能分辨出来他到底有没有彻底标记你,”袁城吊儿郎当的走过去,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在那勾肩搭背,“就当三公子今晚给我个面子,别这么早就走,看上哪个人我给你叫过来。”

雷狮嫌弃的把袁城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排开,沉默了一会后露出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

“好啊。”

气氛一时又火热起来,袁城手一挥,朝外面的酒保又要了几瓶酒,雷狮也听不清他说了什么,无非也就是叫来几个年轻貌美的男人或女人过来陪酒罢了。

酒液一杯杯下肚,让雷狮的喉咙口有一种要灼烧起来的感觉,他突然就理解了那种买醉的感觉,让自己什么也不记得,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也挺好的。

他一点都不能理解安迷修,如果说一开始还能相信安迷修的那番说辞,那么在他度过发情期的那几个夜晚他是真的恨不得把安迷修掐死。做到那种地步也不能让安迷修有所反应吗?还是说安迷修对他真的就毫无兴趣,那一番虚情假意又是做给谁看。

又不是非安迷修不可,别人也都一样。

“袁少爷,抱歉啊,雪希今天已经被人点了。”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门口尴尬的笑着打圆场。

“三倍。”袁城还没说话,雷狮就在他身后开了口,“我出三倍的价格。”女人愣了愣,然后立马娇笑着说道:“好好好,我这就去把雪希叫来。”

“怎么,雷少爷的老情人?”袁城暧昧的看了眼雷狮。

“不,”雷狮喝了口酒,“从没见过。”

“看照片觉得顺眼。”

......雷家怎么还没被这臭小子败光。

没多久,那女人又敲门进来;“这位少爷,真是对不住啊,隔壁的客人说出四倍的价格,我们这别的没有,好看的omega总是有的,要不您点别人?”

雷狮看着那女人,钱这种东西雷家还真是不缺,他今天还偏偏就杠上了,朝那女人伸出手指。“五倍。”

女人眼睛都直了,立马点头哈腰的走出去。然而还没多久就又讪讪的走了回来:“这位少爷哈,隔壁说八倍。”

这次雷狮没在女人期待的眼光下继续加价了,因为他看到了门外的那个人,身旁站着那个叫雪希的姑娘。

袁城显然也看到了,立马打哈哈想把雷狮往回拉,然而他并没有拉住。

自己和自己的未婚夫在一个夜总会为了一个没见过面的女人互相竞价,这概率简直了。

袁城看着走出去的雷狮迷茫的想。

tbc

我果然写不好正经向,下章我们立马切回傻白甜放飞自我,让你们看看我实力说相声。

那个rou,我们往后推一推,借用一下蛋包饭老师的那条lof:安哥用一根手指把狮狮玩到哭出声浑身颤抖湿漉漉。

即使不做到最后一步,我也有办法让狮狮感受到快乐。

评论(11)
热度(369)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