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春风十里(三)

总裁安x阔少雷,ABO

这章过渡一下,然后我们下周激情搞事。

01 02

chapter3,蛇皮操作

明月高悬,有风低低吹过,安迷修和雷狮站在昏暗的小巷里。

“你想听我说什么?”安迷修看着雷狮,小巷里若有若无的光芒让雷狮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又来了,安迷修总是这样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对待他。

“别装傻,”雷狮烦躁的踢了踢面前路上的小石子,“安迷修,你就一点都不喜欢我?还是说你压根就只是对雷家的合作有兴趣,那你大可不必......”

“喜欢啊。”安迷修打断了雷狮的话,很平静的回答他。“我喜欢你,和雷家的合作没有一点关系。”

 “那你就对今晚的事情一点反应都没有?!”雷狮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安迷修的那句喜欢来的太猝不及防,让他这句话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

   “要是我再早几年面对这种情况,你就不会这么安稳的站在这里了。”安迷修带着笑意说起来,却让雷狮有一种分外陌生的感觉。“不过么,人总是会成长的。”

   “既然你想听,那我就全都告诉你。”安迷修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在雷狮面前晃了晃,“介意我抽根烟么,今晚事情有点超乎我的预料。”

   “不介意,你快说。”雷狮吊儿郎当的往墙壁上靠过去,看着安迷修点燃了一根烟。

   “我承认我很嫉妒,没有一个alpha看到自己的omega去夜店玩会心平气和吧?”安迷修吐了一口烟雾说道。“你在那喝酒的时候我就在吧台,我当时就很想,非常想,把你直接扛在肩上带回去,锁在房间里。”

   “我看你挺心平气和的。”雷狮讥讽,“安总裁出来嫖的挺开心啊。”

   “我真对alpha没兴趣,”安迷修哭笑不得的说道,“你都看出来了就别难为我了。”

   “我喜欢你,这是不争的事实。你每次大晚上和我说你要出门,要去酒吧,夜不归宿,我都感觉被人惯了一瓶酸醋一样。”安迷修自顾自的说着,像是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多么酸,“我很清楚的知道这都是你的小伎俩,因为这种类似的方式我年轻的时候也用过,可是它就是这么奏效,我知道你不会胡来,可我就是忍不住要跟过来,你身上所有alpha的气息都让我烦躁不安。可是雷狮,你没必要这样,没必要用这种手段,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雷狮都快被气笑了,“安迷修,到底是我太没吸引力,还是你有生理疾病。你对我的方式和对一个孩子有什么区别。”

   “你不就是一个孩子吗?”安迷修手里的烟忽明忽暗,“雷狮,我们两之间本来就不公平。少年总是容易心动的,你凭什么用只是一时的喜欢来要求我对你做出热切的回应?”

   雷狮沉默了一会,像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安迷修的话。没错,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喜欢,只是单纯的有一种意识,他想要安迷修,想要他所有的喜欢,就和他困了想睡觉饿了想吃东西一样,合情合理又不可理喻。

  半晌,他平淡的问了一句:“安迷修,你怎么就确定我只是一时的喜欢。”

  安迷修没说什么了,只是走过去牵起他的手,朝他停车的地方走过去。

  一路无话开到家,下车的时候雷狮才听到安迷修无奈的说了一句话。

   “因为我只能给你一时的喜欢,雷狮。”


   第二天,帕洛斯目瞪口呆的看着雷狮顶着两黑眼圈拎着一书包的作业来学校报到了。

 黑眼圈还是其次,重点是一书包的作业,雷狮他居然把作业写完了!写完了!

     帕洛斯觉得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佩利都能上树了。

     实际上一大半都是安迷修帮雷狮写的,回到家之后雷狮就把作业往安迷修面前一扔开始耍性子,安迷修无奈的坐下开始帮忙写作业,感慨仿佛回到了自己十几岁在开学前一天的晚上拼命补作业的感觉,简直找回了青春的激情。

  “老大,不仗义啊,你写完了都不给我抄抄?!”帕洛斯拿着雷狮的作业奋笔疾书,试图在班主任丹尼尔来之前再苟且一波。

 “呵呵。”雷狮冷笑几声,趴在桌子上开始补觉。

 “哎,老大,”佩利在一旁不怕死的凑错过去,“你和安迷修昨天到底怎么样了啊?”

    然后他就被雷狮从教室的北边连人带椅踹到了教室的南边。

     帕洛斯爱怜的拍拍佩利,往他嘴里塞了一块不知道哪来的蛋糕,语重心长的告诫他。

  “佩利,少说话会让你变得富有的,各种意义上的富有。”

  “为啥啊?”佩利嚼着蛋糕,迷惘的看着帕洛斯。

  “沉默是金,能救你的命。”

  “金?金不是那个高一的金发矮子吗?他连我的头都够不到,怎么救我的命啊?”

  “.......”帕洛斯觉得脑阔疼。

    丹尼尔走了进来,开始让科代表们收作业,收完作业后无非就是再去学校的礼堂里听毕业的的学长学姐,那些所谓的精英人士,回来给他们做一场无趣的演讲。

    雷狮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和帕洛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左手揉着佩利的一头金毛,右手刷着手机,把昨晚的事情七拼八凑的和帕洛斯讲了一遍,最后学着电视剧里狗血的台词,来了一句,“帕洛斯,这事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啊,用眼睛看啊。帕洛斯在心里吐槽。

“老大,你等等。”帕洛斯打开手机,在知乎里发了一条消息。

怎样能让一个alpha对自己有兴趣,在线等,急。

下面刷了一排yoooo~之后,没多久就有了一个正经回复,id叫星月魔女。

上面说到:情趣睡衣是个好东西,你可以考虑一下。

凯莉小姐,深藏功与名。

“老大,”帕洛斯立马直起腰起来,朝着雷狮端端正正的坐好。“情趣睡衣是个好东西,你可以考虑一下。”

“......什么玩意?”雷狮手一抖,扯下佩利一撮头发。

佩利疼的差点叫出声,被帕洛斯往眼疾手快捂住了嘴,生怕他把丹尼尔引过来。

“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啊,安迷修这又没出轨,又对你死心塌地的,干脆生米煮成熟饭好了。”帕洛斯继续毫无顾忌的给雷狮洗脑,“到时候毕业了,老大你左手结婚证,右手毕业证,简直666。”

“不,这个不行,”雷狮想了想记忆中的情趣睡衣,那恶俗露骨的款式让他整个人不寒而栗,“这个我接受不了。”

“大哥,你可以选择保守一点的款式。”卡米尔走过来,在雷狮和帕洛斯之间坐下,他今天做新生演讲,穿着一身笔挺的小西装,吸引了不少小姑娘们的目光。

“比如?”卡米尔的话还是让雷狮产生了一点动摇,毕竟是自己堂弟,平常又不像帕洛斯和佩利那样不靠谱,雷狮觉得他的话还是可以考虑一下。

“老大你看这个怎么样?”帕洛斯打开淘宝在那爆手速。

   雷狮看了一眼,默默闭上了眼睛。

   白色,雪纺,小吊带,胸部以下大腿以上到是遮的很严实。

    只不过有那么一点难以言喻的清纯童真。

 “换一个。”雷狮揉了揉太阳穴,“麻烦你审美正常点。”

 “老大你看看这一个?”帕洛斯第二次把手机递了过来。

   黑色,蕾丝,一字领,前面在胸口部分是蕾丝,下面全是聊胜于无的一层黑纱。

  “我觉得这个很妖艳了。”帕洛斯评价到。

  “帕洛斯,我给你第三次机会。”雷狮面无表情的说道,左手骨头捏的嘎吱作响。

  “大哥,你看一下这一款。”卡米尔把手机递了过来,上面是一条款式很简单的睡衣,纯黑,长度也足够,款式简约到洋溢着禁欲的气息,唯独后背是空的,两条又细又长的吊带连接到臀部那里才有的布料。

   概括一下:正面看是禁欲冷淡,反过来看是妖艳贱货。

“这家店的实体店在我们这里也有,大哥你要买,我可以代替你去跑一趟。”卡米尔说道。

“我再想想。”雷狮搪塞到,他活了十八年从未想到自己会要走到这一步,怎么想都觉得有点面红耳赤。

“各位同学好,我是安迷修。”台上传来安迷修温和的嗓音,让雷狮立马抬起了头。

“今天受贵校邀请,前来给诸位做一次演讲。”安迷修站在台上,声音抑扬顿挫,深蓝色的西装穿在身上显得他风度翩翩,再加上英俊的五官,让台下不少omega盯着他看。

    雷狮啧了一声,看着穿的人模狗样的安迷修心里满是不爽,穿这么好看干什么,想撩哪家的omega?

    他扭头看了看卡米尔,又看了看安迷修,同样是西装,安迷修穿起来却比卡米尔多了一丝更难以言喻的感觉。

   那什么,大概是叫成熟男人的魅力吧。

   雷狮眼神暗了暗,舔了舔有点干的嘴唇。

“卡米尔,我们等会一起去,今天就去买。”

   台上的安迷修还在演讲,完全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距离安总裁回家经历他人生最大的挑战与折磨还有13个小时。

tbc


评论(19)
热度(330)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