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春风十里(二)

01

chapter2,跳进黄河洗不清

总裁安x阔少雷,ABO

“冒昧的问一下,安先生和这位小姐是什么关系?我不记得我的店里有这么一位。”帕洛斯立马回过神,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凯莉:这位大小姐浑身上下没有一件首饰是说不出牌子的,浑身上下洋溢着有钱的气息,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人民币。这说是出来卖的傻子才信。

“哎呀真是的,人家又不是出来卖的,你们误会了。”凯莉一边娇笑一边站直了身体,撩了撩头发。

 谢天谢地。安迷修在心里默默松了口气,望着雷狮那能杀人的视线,怂巴巴的转移了目光。

等等不对啊我又没出来嫖我怂什么啊?!安迷修在心里嘟囔,几秒后又雄赳赳气昂昂的抬起了头,和雷狮对视起来。

“他才是出来卖的。”凯莉话风一转,非常霸道总裁的把安迷修往怀里一搂,另一只手挑起安迷修的下巴。“我是他金主,他是我新欢,刚包养了一个月的小白脸儿,来宝贝笑一个。”

“我/操?!”x3

雷狮被吓得向后踉跄了一步,佩利眼疾手快扶住了他,帕洛斯表示真他妈刺激这剧情,实在是想不到。

我还是把头低下去算了。安迷修闻言只觉得眼前一黑,气血上涌,仿佛下一秒就能昏过去。

“我不是,唔!.....”他试图反驳一句来拯救自己的清白,就被凯莉捂住了嘴,一个眼刀杀了回去。

事已至此,今晚不弄点狠的是搞不定你小男友了,闭嘴,懂?凯丽眯着眼睛,凶光暗露。

可是我觉得再弄点狠的我就要完了。安迷修惊恐眨眼,眨的眼皮子都快抽筋。

你再有意见我就把你一个人丢这。凯丽眉毛一挑,一脸统治阶级的罪恶嘴脸。

别!你走了我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安迷修认输,底层人民选择屈服。

凯莉凶神恶煞,安迷修欲哭无泪。

在完成了几秒钟噼里啪啦的眼神交流后安迷修选择服从黑暗势力。

在另外三人眼中就是这两人毫无顾忌的当着雷狮的面开始深情对视暧/昧/挑/逗,为了防止热情奔放的成年人们等会激情拥吻刺激到雷狮把自己的店给砸了,帕洛斯当机立断:“不对吧,安先生是个alpha,这位小姐,您应该也是个alpha吧?”

雷狮从一开始的怒火中烧到现在已经冷静了不少,听到帕洛斯这句话也意识到这里面的猫腻,整个人往沙发上一躺,翘着个二郎腿,一副看戏的大爷样开口道,“怎么,安迷修,不打算解释解释?”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你们的世界观里估计觉得,alpha只会对omega有兴趣吧?”凯莉语出惊人,“事实上,我们对alpha也是有兴趣的。”

“我们对于优秀强大的同性,自然也会产生征服的欲望。”

“想把他们囚/禁起来,折断羽翼,强迫他们低头,这可比omega刺激多了。”

“对吧,安迷修?”

我还是以死来证明我的清白算了。安迷修已经不敢再看雷狮了,原本只是被当做出来嫖,那是品行问题,接着是出来卖,这是思想问题,现在喜欢alpha.......

已经不是有一点变态了。

这三个加起来实在是太变态了。

对面三个刚成年的小朋友表示你们抬脚,我们扫一下橘子皮。

“老大,擦擦,酒洒出来了。”帕洛斯强装镇定,给雷狮递过去一张纸巾。

“谢了。”雷狮接过纸巾,他觉得自己的手腕都在抖。

原本他以为安迷修顶多是在外面有人了,不然就是不喜欢自己,这些都属于人力可以改变的范围内,现在这安迷修喜欢alpha,这他妈的就很尴尬了。

我现在去泰国还来得及吗?雷狮神思恍惚的想,扭过头迷茫的看向帕洛斯,一脸我承受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烦恼我好累。

 帕洛斯那是为人处世都快成精的小天才,看雷狮那表情虽然还没推测出他老大脑子里在想什么,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刚想开口说几句。

“噢,我懂了!所以安迷修你是打算过来告诉老大,你要和这个alpha过,所以想解除婚约?”旁边听的云里雾里的佩利一拍帕洛斯大腿,开口说道。

“佩!利!”帕洛斯觉得自己被那一拍怕是受了内伤,疼到无法呼吸。

“不不不,我们这毕竟是玩玩的关系,”凯丽说,“就像你和雷狮一样。”

“我?我和老大怎么了?”佩利还是不明所以。“我和老大哪来玩玩的关系啊?”

凯莉一瞬间感受到一股杀气,似乎她和安迷修一开始就搞错了什么。

 “你和雷狮不是那种关系?!”凯莉觉得脑阔疼,真是和安迷修待久了自己都傻了。

 “哪种关系啊?”佩利一脸无辜。

如果这是演技,那演的也太好了。

“那好,刚才那段话都是我瞎扯淡,”凯莉深呼吸一口气,跑到自己原来的位置拿了手提包又蹬蹬蹬跑回来,“我就是安迷修找来的一个托,雷三公子别介意哈。”

安迷修觉得心里仿佛有一万只草你妈奔腾而过。

“我叫凯莉,星月集团的新任艺术总监。”凯莉给自己和雷狮倒了一杯酒,一杯端在手里,一杯给雷狮递过去。

“我知道,”雷狮接过酒杯,“凯莉小姐的设计一向很受我母亲喜爱,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答应安迷修当个托?”

“哎呀,这不是俗话说得好,爱情冲昏了脑壳壳,使人变成了瓜娃娃嘛,”凯莉皮笑肉不笑,“我就和你摊开来说吧,雷三少您三天两头往外浪,安迷修就三天两头给我打电话。”

“哦?”雷狮坐直了身体,一脸好奇的神色。“你们都说些什么?”

要完!被爱情冲昏了脑壳的瓜娃娃——安迷修,感觉再说下去要出事,第一次展现出自己max的男友力拉起雷狮就走,非常虚伪的说道:

“雷狮,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你明天还要去学校报道的。”

“安迷修你松手!”雷狮立马挣扎起来,开什么玩笑,他在那心潮迭起了一晚上,这种精彩内容怎么能错过。“怎么,说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让我听?!”

一个一看起来就是个成熟男人的alpha,和一个脸还嫩的omega,在拉拉扯扯,上演着疑似八点档的狗血剧情,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安迷修心一横,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扛起雷狮就往外走。

“哇——”佩利张大了嘴看着这电视剧一般的剧情,尾音拖了个山路十八弯。

“凯莉小姐,能否问一下,安迷修一般都和你聊什么?”帕洛斯兴奋的搓搓手。

“噢,也没什么,雷狮每次出来浪他就在家和个闺怨的小媳妇一样吃醋念叨,雷狮今天说出来嫖实在是刺激到他了,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帮他查查雷狮到底是旧情难了,还是另结新欢。”凯莉喝着酒随意的说道,“来了就看到雷狮,和那位金发的,是个alpha吧?”她指了指佩利,双手一摊,“接下来,你也看到了。”

“那我也直说了,雷狮好歹也算我朋友。”帕洛斯正襟危坐,看起来十分陈恳,“我们老大,在旧情难了的前提下,另结新欢了。”

“噗——”凯莉一口酒呛在了喉咙口,半晌开口,“年轻人,年轻人,我老了跟不上时代了......”

“我都这么说了,凯莉小姐不打算也给我一点有用的信息?”帕洛斯笑着看向凯莉,一瞬间凯莉觉得这人可能和她家有点什么关系。

怎么笑起来都和狐狸似的。

“行,我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凯莉放下酒杯,坐了下去,“安迷修他以前.......”

一切隐藏在酒吧的音乐中。

“安迷修你放我下来!”安迷修带着雷狮走到一个无人的巷子里,实在撑不住了,把雷狮放了下来。

 雷狮今晚又是被耍了一通,刚才又丢了人,一下子一拳往安迷修脸上打去,安迷修没反应过来,硬生生受了下来。眼看雷狮没有要收手的迹象,安迷修直接擒住了雷狮的双手压在头顶上,alpha体格优势实在是明显,虽然雷狮力气也不小,但安迷修还是成功的把雷狮整个人抵在墙上,一双绿色的眸子在夜里分外明亮。

“松手!”雷狮气急,抬腿就往安迷修身上踹。

安迷修吃痛的闷哼一声,倒抽了几口气,道:“我松手可以,你冷静点。”

“冷静?我今晚还不够冷静?”雷狮冷笑一声,也不动了,“来,安总裁你说说什么叫冷静?”

“......对不起。”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开口,松开了钳制着雷狮的双手。

雷狮没说话,自己活动了几下手腕,然后就低着头踢小石子,等安迷修说话。

然而,安迷修半天没开口。

“你就不打算对我说点什么?”雷狮轻轻的开口,声音似乎风一吹就能消散在夜色里。他才18岁,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大一点的孩子。对于爱情这种东西没有一个透彻的了解,也不知道怎么去表达,去感受。一切全凭着直觉和本能,就像刚出生的幼兽会本能的去寻找母亲的温暖一样。

 他和安迷修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在几个月前他的生日宴会上,要更早些,他和他的母亲一起去参加一场无聊的应酬,雷狮自己缩在角落里,远离那些不怀好意的alpha,beta。

 然后他看到一个二世祖模样的alpha在角落里对一个穿着礼服的女性omega动手动脚,他刚想弄点什么声响出来,让别人好主意到那个角落,就看到安迷修走了过去。

 这人真傻。雷狮看着护在女性omega面前的安迷修,他们这种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在圈里给人留几分面子是基本的处事原则,可安迷修丝毫不给面子,估计是把自己当个能保护弱小伟大的骑士了吧。

傻虽然傻了点,可是挺好玩的。

那时候的雷狮还不知道,他在看安迷修的同时,安迷修也在看他。

Tbc

好了我最后一次的苟且偷生,这篇真的写的非常有手感,我决定要写一些有深度的东西。(拉倒吧你。


评论(12)
热度(566)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