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春风十里(一)

Cp安雷,ABO设定。

我就是手痒想挖坑.......没错就是那个ABO联姻。

总裁安x阔少雷。

01

chapter1,孽缘

“安迷修,我今晚不住在家里。”雷狮一边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一边从浴室里出来,omega白暂的皮肤被热气熏成粉嫩的颜色,惹得安迷修忍不住偷偷摸摸瞟了好几眼,瞬间就感觉一股热流往小腹下方涌去。

 矜持,矜持,安迷修,你不能被美色所迷惑。安迷修在心里把这句话快循环成清心咒后,坐在桌子前,头也不抬的回答一句:“知道了。”

“没了?”雷狮放下手中的毛巾,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安迷修面前,双手往安迷修身前的桌子上一撑。“就三个字?”

“没了......?”安迷修抬起头,下一秒就倒吸一口冷气。去他妈的矜持,老子想犯罪。

  雷狮只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领口大开,从他这个角度看下去实在是一片好风景,18岁的omega胸口肌肤细腻洁白,胸腔两颗粉嫩若隐若现,刚洗完澡牛奶味的沐浴露味还挥之不去,甜甜软软的往他鼻子里钻。

25岁的纯情alpha安迷修表示这太过刺激有点把持不住了。

“现在是深夜十一点,我,一个omega,”雷狮指指自己,有意又似无意的更加前倾,将自己整个人更往安迷修怀里送,“和你说我今晚夜不归宿,你就一句知道了?!”

“好好好,”看着几乎是已经在自己怀中的omega,安迷修立马选择缴械投降,非常陈恳的问道,“那你去干什么?”

“去酒吧。”

“去酒吧干什么?”安迷修立马支起身子,警觉起来。

这个动作落在雷狮眼睛里似乎极大的取悦了他,他的眉眼弯了起来,慢悠悠的吐出一个字。

“嫖。”

WTF!

安迷修一瞬间觉得千万道雷劈下将自己电的外焦里嫩,心像是被在几十年的老坛酸菜里泡了又泡,让后又浸到了陈年老醋里,又酸又妒。

我自己的omega还没追到手居然就被人截胡了?!

谁干的让我知道保证不把你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不,雷狮你冷静一下,你看看酒吧里的那些个alpha,不管是论脸还是论情调哪个会比你面前的这个好!

“怎么了,不想我去?”雷狮从桌子上离开,走到冰箱面前拿了瓶可乐,看着安迷修失神的模样心里感觉有点美滋滋的,一边感慨这帕洛斯这个主意还是蛮有用的。“其实吧,本来就是帕洛斯他们约我去的,如果你...”

如果你想我陪你,我就不去了。本来是雷狮是这么善解人意的打算给安迷修一个台阶下的。

至少他是这么打算的。

“哎,多大点事儿啊,去玩吧。”安迷修深呼吸一口气,一边把那个截胡的alpha在心里杀了几百次一边调整好僵硬的面部表情,露出一个你高兴就好的微笑。

我对象当着我的面说要去嫖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噗——”雷狮一口可乐喷了安迷修一脸。

“别喷我脸上成吗。”安迷修无奈的去抽纸,擦完自己的脸后还贴心的擦了擦雷狮的嘴角,费尽心思的维护自己温柔体贴好情人的形象。

“你认真的?!”雷狮快把手里的可乐罐给捏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安迷修。

这男人多大的心眼啊我靠,缺心眼呢吧?还是天生就对原谅绿有好感,这样都稳的一逼?!

安·表面稳得一逼·实际慌如老狗·迷修,酸的都快牙龈流酸水了,还非常体贴的给雷狮拿来了一套衣服,说道:“都说三年一代沟,咱们这也算两代沟了。”

“你们年轻人的世界吧,我不太懂。”

“但是,你高兴就好。”

“真的,别那样看我,我没骗你。”

安迷修这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啊,眼睛bingbing的散发着真诚之光,就差临表涕零了。

雷狮气绝,他几乎能确信了,要是那天他肚子里带一个回来,安迷修都会毫无怨言的接盘。

呵呵,接盘小能手是吧,等着,老子明天回来就给你来个买一赠一。

雷狮迅速的穿好衣服,一把推开身边的安迷修,到门口穿了鞋就狠狠的摔上门离开。

几乎就在他关门的一刹那,安迷修脸上的虚假表情立马就崩溃,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沉肃杀,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凯丽......雷雷雷狮?!你怎么又回来了?!”

安迷修看着突然又回来的雷狮,差点没把手机摔地上,活像一个被抓奸在床的渣男。

好你个安迷修,原来等着老子走了好约你小情人?

雷狮几乎是立马就怒火中烧,皮笑肉不笑的朝安迷修说道:“嫖金没带够,怎么,我不能回来了?”

不不不你回来最好了!回来了就别出去了!

“没,没,”安迷修花了三秒镇定之后,又换上了那一脸温柔的样子,“床头柜第二个柜子里有我的黑卡,我去给你拿。”

“不用!我自己去!”雷狮冷冷的说,大步流星的走到房间里拿了卡就走,连一个眼神都不施舍给安迷修。

“结束了?你的未婚夫走了?”电话那头传来凯莉的笑声,“嫖金没带够,啧啧,安总裁,好气量哦。”

“我气量不好,你知道的。”安迷修哭笑不得的说道。

不仅是不好,而且特别的小心眼,简直亚洲小醋王。

“所以,麻烦你帮我查一下,”安迷修咬了咬牙,“雷狮他到底是旧情难了,还是另结新欢。”


“老大,安迷修就这么让你出来了?还给了你一张黑卡让你玩的开心?!”帕洛斯的嘴巴里几乎能塞下一个鸡蛋。世上还有这种alpha?!当然,出于强烈的求生欲,这句话他没有说。

“都是你出的馊主意!”雷狮一边骂一边脱衣服——安迷修给他拿的那一套衣服,长袖长裤还高领,围巾大衣还有手套,整个人裹的和个粽子一样,生怕他那里露出来一点似的。

酒吧里暖气开的足,还没多久,雷狮就热得不行了。

“雷辰那的事我给你摆平了,所以你无论如何也得给我再想个办法出来。”雷狮往沙发上一瘫,在酒吧嘈杂的音乐里朝帕洛斯大声说道。

“啧,”帕洛斯皱着眉思索了一会,这种alpha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半晌,他说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说,会不会是安迷修外面有人了?”

“不可能!”雷狮怒道,“就他直男思维还能追到人?!谁喜欢他谁眼瞎。”

“老大,那你....”帕洛斯欲言又止,止又欲言,一脸复杂的看着雷狮。

一段尴尬又漫长的沉默。

帕洛斯几乎要在心里开始吟诵:悄悄,是出轨的笙箫;沉默,是绿色的康桥。

“.....我眼瞎。”雷狮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

“老大,其实话不能这么说啊,”帕洛斯往雷狮身旁凑了凑,贼兮兮的说道,“你看,安迷修和你,其实也是几个月前在你生日宴会上见面的,难保他以前没有什么情人之类的。”

“不会,”雷狮皱着眉沉思一会,又往帕洛斯身边挪了挪,“他如果有青梅竹马的情人之类,他不会答应我大哥和我订婚。”

“那还有第二种可能,就是在你们认识的这几个月里,他可能被外面的某个小妖精迷了心窍。”帕洛斯一拍大腿,下了结论,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我靠帕洛斯你拍我大腿干嘛!”雷狮痛呼一声,伸了手就去掐帕洛斯,两个人双双倒在沙发上。


不远处躲在吧台角落里的安迷修将手里的酒杯捏的吱嘎作响,一副恨不得把帕洛斯生吞活剥的样子。

“没出息,”凯莉看着带着墨镜和口罩的安迷修,痛心疾首的摇摇头,“你说说你,费尽心思和雷狮订了婚,和雷家的那个合作项目几乎是一分钱都不要拿去当聘礼了,雷辰都把人送来和你住一起了,还不直接生米煮成熟饭,大晚上在这视奸你小男友有趣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啊,现在的小年轻十八岁出来嫖,我十八岁连黄片儿都不敢看......”安迷修恹恹的趴在桌上,“那个白发的是谁?”

原来雷狮喜欢白发的?那我要不要考虑也去弄一个?安迷修在心里默默盘算。

“有什么不会的,你当年可是把...”凯莉说了一半又默默地闭嘴,过了一会儿又开口,“他叫帕洛斯,是他们家这一代唯一的独苗,和雷狮从小混在一起,不过是个omega,你可以安心了。”

“我知道。”安迷修坐起身,“雷狮和我讲过他。”

“我都和你说了,雷狮不可能在外面有人的。”凯莉从座位上下来,推开身边凑上来的男性alpha,“当然你也要小心点,万一他一生气,你说不定就变成江南岸了。”

“江南岸?”安迷修皱着眉表示不大懂。

“你是江南岸,他就是春风啊,春风又绿江南岸嘛。”凯丽慢悠悠的说道,“好了,别多想,雷狮他到这来纯粹就是为了气你.....的?!”

凯丽话音未落,只见一个金发的男人朝雷狮他们那里走去,然后姿态非常亲密的靠在一起,接着两个人打情骂俏起来。

瞬间雷狮他们那里气氛洋溢着粉色的爱心泡泡,两个人在那你侬我侬。

好吧,那都是安迷修和凯莉加了十米厚滤镜的结果。

实际上只是在普通的聊天而已。真的。毕竟那人是佩利。

安迷修立马站起身,黑着脸就走了过去,打算把自己不省心的对象带回家好好苦口婆心的教育一下,毕竟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别说嫖了,连打个飞机都是偷偷摸摸的,生怕被发现。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糜烂了,太糜烂了。安迷修心情非常沉痛。

“安迷修?!”雷狮从群魔乱舞的舞池里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安迷修走来的身影,白衬衫穿在他身上永远是那么好看,整个人干干净净的就像是枝头的玉兰花一样。

不对,雷狮立马回过神来,安迷修怎么会在这里?

他身旁的帕洛斯看热闹不嫌事大,拍着佩利的大腿在那说:“老大!你看他后面那个女人!”

“我靠帕洛斯很痛诶!”佩利疼的叫起来。“你就不能拍你自己的腿吗?!”

“闭嘴!我是体弱多病拍不得!你皮糙肉厚忍忍!”

“雷狮,”安迷修站在雷狮面前,尽量缓和语气,“我...”

“安迷修你背着我出来嫖?!”雷狮猛地站起来,恶狠狠的指着安迷修身后匆忙赶来的凯莉。

“啥?”安迷修一脸懵逼表示脑子不大够用。

凯莉看着这架势,脑子里头脑风暴了一下几乎是立马就明白了怎么一回事,本着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好吧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她露出了一个分外妩媚的笑容,然后整个人往安迷修身上靠过去。

“哎呀,安总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啦,等等我嘛,这么久没见了我知道你有点急~”

我完了。

这是安迷修最后的想法。

tbc

我去中考了,诸位三个月后见。


评论(32)
热度(851)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