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姜让卿.学业繁忙.佛系更文.cp杂食.部分不吃.

【安雷】这艰难的爱情

Cp安雷

还是ABO

没什么脑子就是为了爽爽。

安迷修觉得非常慌。

安迷修觉得自己已经慌出了幻影。

安迷修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安迷修,一个根正苗红好少年,社会主义的接班人,祖国的栋梁,单身优质的alpha,放着一堆omega不喜欢。

他喜欢上一个alpha。

“打住,打住,你是喜欢上,一个alpha;还是喜欢,上,一个alpha?”凯莉咬着棒棒糖一脸严肃的看着安迷修。

“这之间有什么区别吗?”纯情boy安迷修表示一时没有理解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前一个,顶多是在恋爱中失败,后一个么,就不仅是在恋爱中失败了。”凯莉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引得安迷修忍不住嘴贱又问了一句。

“那还会怎样?”

“你还会在恋爱中变态。”

“.......”

安迷修深深的低下了头,他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

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凯莉看着安迷修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摇摇头——祖国的栋梁就这么弯了,可悲可叹。

“别这么消沉,不就个Alpha嘛,只要你能承受住别人的眼光和,嗯......生理上.......”凯莉说到一半支支吾吾起来,她给了安迷修一个你懂得眼神。

确实,别人的眼光安迷修可以不在意,但是生理上本能的排斥却无法不在意。

两个Alpha凑在一起,不用说话靠信息素就能噼里啪啦勾动天雷地火打起架来,这种时候谁先撤了信息素谁就是儿子,只要Alpha乐意,他们不仅愿意比谁的信息素更强势,估计还愿意比比谁笑的更邪魅狂娟酷霸拽,谁的站姿看起来更sex更有气势。

非要形容一下。

就是没有最骚,只有更骚。

真的Alpha骚起来没有Omega什么事。

安迷修曾经亲眼看到两个Alpha在那维持着邪魅一笑互怼,怼到后来脸都抽筋了,抽的和羊癫疯一样。

太可怕了。

“别担心,看在安学长你平常那么照顾我们社的份上,我一定会帮你的。”凯莉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引得图书馆里的学生纷纷注目。“所以,你喜欢的人,是谁?”

安迷修觉得前途又是一片光明灿烂,他端正了坐姿,说道:“说起来你应该也认识的——金融系的雷狮。”

“......淦。”凯莉眉毛抽了抽,沉默了半天吐出一句话。“我觉得你不用在恋爱中变态了,你现在就足够变态。”

不我没有我不是你听我解释!

安迷修疯狂否认三连试图证明自己不是抖M。

雷狮是谁?往玛丽苏一点说他是雷家的三少爷,往校园小清新一点来说,他是金融系的系草,校篮球队的主力,往第二性别上来说,他应该是个24k纯不含杂质的Alpha。

背景殷实长得好看,又是个Alpha,即使脾气差的要命也总有无数人想往雷狮的床上爬。

据说学校里曾经有人专门去采访过Omega们对雷狮的看法。

这位先森or这位小姐,请问你对雷狮同学采取怎样的看法呢?

想睡。

......好的下一位。

我是个实际的人,长陪就不奢想了,还是一睡吧噫嘻嘻嘻嘻。

.......下一位。

想给他下x药然后shnkahdbhna诶嘿嘿嘿。

......歪110吗我要报警。

“其实,雷狮也没有说过他是个Alpha啊。”安迷修据理力争,然而刚说完他就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有一次在和隔壁学校的篮球赛上,雷狮身为大前锋当然是要上场的,结果打到下半场雷狮突然爆发出一阵浓郁的信息素,那种霸道、强势的信息素对在场的所有Alpha无意是一种挑衅,于是就有几个心里没点b数的alpha开始和雷狮肛。

三分钟后他们就都怂了,没原因,太霸道了,压根不讲理,肛不过肛不过。

据当时的观众说,雷狮当时不屑的“哼”了一声,就潇潇洒洒的走了。

那场球赛也就不了了之,成为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上的一个闲谈。

“虽然这看起来没什么成功的可能性,”凯莉深呼吸一口气,“但是,如果你是认真的,那就去试试看吧。”

“首先,你要......”凯莉挥挥手,示意安迷修过来一点。

后来,安迷修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啧。”雷狮躺在宿舍里,把手机往旁边一丢,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门被打开了,卡米尔提着一袋抑制剂走了回来。

“大哥?”卡米尔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你还好吗?”临近发情期雷狮最近变得越来越焦躁,抑制剂的效果因为长期使用也不比以前,这让卡米尔深感不安。

“我没事。”雷狮从床上站起来,脱掉外套,里面是黑色的紧身衣。他接过卡米尔手中的抑制剂朝自己狠狠喷了几下。

“大哥,你其实可以去协会寻找帮助的。”卡米尔苦口婆心的朝雷狮说着不知道已经说过几百次的话。

“协会?”雷狮冷笑了一声,“我不去。你让我去Alpha协会找个Alpha度过发情期,还不如让我直接去找个Omega。”

其实不是不去找,而是不能找。

是的,即使雷大爷看起来酷炫狂霸拽一副总裁样,但他第二性别是个omega,货真价实的omega。

至于那天在篮球赛上散发出来的信息素,不是买的别人的信息素,也不是什么故弄玄虚的花招,雷狮的信息素就那味。

一种很难形容的味道,非要说就是有有烟草,伏特加,和一点夜来香之类。

直白一点,雷狮空有一个omega的身体,却有着一闻起来就霸道的要命,不输给任何一个alpha的信息素。

几乎没有一个Alpha能对着这种打击自尊的信息素和雷狮度过发情期。

太伤自尊了,别说去创造生命的大和谐了,站在雷狮面前就觉得自己愧对Alpha的性别。

以至于每次发情期,吸引来的不是方圆十里的alpha,而是omega。

别的omega喷抑制剂为了装b,雷狮连装都不用装,人家都以为他纯A。

每次雷狮看着那一堆omega在自己面前想方设法的散发信息晃悠就觉得好笑——别人以为他坐怀不乱柳下惠,实际上这压根就是螺丝螺母对不上号——乱不起来。

“那,大哥我先去上课了。”卡米尔叹了口气,走出宿舍带上了门。

雷狮把自己重重的摔进柔软的床铺里,把脸埋在枕头中。

都是安迷修那个王八蛋!!!

雷狮愤愤的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安迷修就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那双薄荷绿的眼睛像是夹杂着南风温柔的与他纠缠,那种安迷修特有的眼神让雷狮觉得有趣又有点喜欢,他微微散发出一点信息素,刚想着要不要和安迷修把他们纯洁的革命友谊升华一下,结果安迷修闻到他信息素的味道之后,直接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点头,转身。

跑了。

气的雷狮差点没喷出一口血。

当晚雷狮就跑去帕洛斯的酒吧买醉,在舞台上唱了一曲《前男友的一百种死法》,引得台下一群人起哄哪个Alpha敢甩了我们老大,打断他的腿!

“老大,那个Alpha连你的信息素都不喜欢,实在是没有品味!”佩利在一旁嚷嚷。

“闭嘴,蠢狗。”帕洛斯拿着一瓶伏特加过来,犹豫了半天开口,“雷狮老大,其实,这种连你信息素都不能接受的Alpha,未免太弱了一点。”

说完帕洛斯就觉得有点良心痛。

“大哥,其实安迷修,连你前男友都不算啊......”卡米尔看着一个人在那灌酒的雷狮,委婉的开口。

雷狮终于抬起头,看了看卡米尔,半晌反应过来:是啊,安迷修连他前男友都不算。

自己的初恋还没开始就流产了。

“帕洛斯!给我再拿一箱酒来!”

“大哥!!!”

上次篮球赛上也是,明明一开始逃跑的是安迷修,结果在台下看着他比赛眼神最热辣的还是安迷修,而且他居然还在那肆无忌惮的散发自己薄荷味的信息素,撩的雷狮心猿意马,好几次差点丢球,以至于最后发情期都快被撩到提前,雷狮只好狼狈的下场,顺便往安迷修那恨恨的瞪一眼。

欲擒故纵玩的不错啊安迷修,一开始那纯情的眼神装给谁看呢。

雷狮故意放慢了脚步,开始给安迷修疯狂暗示——他等着安迷修跟上来去和他干柴烈火。

结果安迷修就在那目送雷狮离去,脚都不动一下。

最后干脆和一个黑发齐刘海的女孩子走开了。

行,行,你牛逼,我就当你是目送父亲的背影离去,我挥挥手告诉你不用追。

雷狮第二次在帕洛斯的酒吧里买醉,一边喝一边把安迷修骂了千百遍。

现在安迷修更是不知道从哪得到的小道消息,知道雷狮在帕洛斯的酒吧里驻唱,偶尔高兴了还会亲自去吧台调酒,就三天两头往酒吧跑,去了什么事都不干,就让雷狮给他调一杯最简单的鸡尾酒,再往里面加一点奇怪的东西。

比如说上次加了个苹果。

上上次加了个香蕉。

上上上次加了个橘子。

然后就坐在吧台一角,用一种忧伤又明媚的眼光看着雷狮。

你迟早得眼睑痉挛。

雷狮看着安迷修那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越想越觉得真是作孽,雷狮干脆扯上被子睡觉,养足精神晚上去酒吧玩。

是夜,灯红酒绿。

雷狮老早就站在了吧台,他看着分针一圈圈的交替,时针缓慢的移动。当时针指到九,安迷修走了进来。

一分不差。

安迷修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衣,扣子解开到第二课,露出白暂的锁骨,修长笔直的双腿被黑色的西装裤紧紧包裹,一件休闲款的外套搭在手臂上,还特意换了个发型。

骚包爆炸。

如果旁边没有那个齐刘海的姑娘,雷狮觉得安迷修这张脸还是能看的。

黑发的姑娘在安迷修耳畔说了什么引得安迷修红了脸,然后就自己蹦蹦跳跳的去玩了。

雷狮冷眼看着安迷修向自己走过来,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向自己打招呼。

“雷狮。”安迷修的声音很轻,很慢,雷狮只觉得呼吸一顿。

安迷修像是在他心口上不痛不痒的开了一枪,没有任何伤口,只是留下一个清晰的痕迹。

“哟,安迷修,今天又想要加什么?”雷狮淡漠的开口,掩饰自己的心慌。

“介意今天加个微信吗?”

安迷修倚靠在吧台上,他是那么自然而然的开口,让雷狮找不到有丝毫不合理的地方。

直男的成长速度这么快的吗?!

雷狮一边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介意,不加,滚。”

安迷修似乎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直了身体,脑袋里开始回忆起凯莉教他的话。

“雷狮,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没什么讨厌的,都挺喜欢的。”雷狮心里嗤笑一声,呵,这种老掉牙的套路。

Low爆了。

“那你喜欢我吗?”

“不喜欢。”

“那你的意思是骂我我不是个东西!?”

等等??

这什么套路我没想骂人啊?

你不是应该表白吗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雷狮突然感觉很慌张。

“不不不,我没那意思。我日安迷修你那什么眼神我没骂你不是个东西!”

“是你说你没什么不喜欢的东西,结果又说不喜欢我的啊......”

“........好吧安迷修你就不是个东西。”

雷狮说完感觉非常爽,像是这些天所有的怒气被排空了一样。

“安迷修你别再烦了,都是成年人这样没意思。”雷狮用自己最无情的声音开口。

好吧,他承认,安迷修再缠一会他就会给他台阶下的。

然而,回答给雷狮的是一片沉默。

又这样!

安迷修你妈biu!

冷静,冷静。雷狮努力控制住自己吧台提下握着酒瓶的手,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往安迷修脑袋上砸过去。

“雷狮,”安迷修深呼吸一口气,抬起了头,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向雷狮。

“恩?”雷狮被那眼神看到心里发毛,表面波澜不惊,实际上内心已经开始小鹿乱撞。

你要是不按照套路来我现在就掐死你。

“我喜欢你。”

雷狮长叹一口气,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然而......

“即使你是个Alpha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心意的!”

淦!!

雷狮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安迷修。”雷狮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开口。

“你可以晚一点给我答复,我知道这对你而言很很意外,我会等......”安迷修以为雷狮要拒绝,急急忙忙开口想阻拦。

“谁告诉你我是个Alpha的!!!你是傻子吗!!!我是个omega!”

雷狮对着安迷修就是一串怒骂。

“.......啊?啊?啊?啊?”安迷修花式懵逼成了表情包。

他觉得幸福来的有点突然让他猝不及防。

“你四个声调全发一遍是要娇喘给谁听啊!”雷狮看着安迷修就觉得气,推着安迷修就要走,“滚滚滚离我远点!”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Alpha,所以我才...才...”安迷修慌慌张张的开口想要解释,他一把抓住雷狮的手。

“雷狮,你听我解释。”

“你说。”虽然雷狮很想来一句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但他忍住了。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很喜欢你。但是你的信息素让我以为你是个Alpha。”安迷修讷讷的说,看到雷狮黑下去的脸立马又改口,“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精神上的同性恋,好久才敢去正视你,去面对这份感情。”

“所以你那次在篮球场上散发信息素是什么意思?”雷狮对于那件事还是耿耿于怀,他开口问道。

“啊,那个是凯莉小姐说为了判断我们两的信息素能不能有合得来的可能信。”安迷修指指舞池里的凯莉。“没想到会造成那样的后果,我很抱歉。”

“虽然我之前一直认为你是个Alpha,但是我对你的感情绝对没有丝毫的杂质。”

“雷狮,我喜欢你。”

“无关性别,只是你。”

安迷修不会说情话,只会打直球,却偏偏让雷狮受用的不得了又手足无措。

雷狮看着安迷修翠绿的眼睛,那双让他一见钟情的眼睛。

像是温柔的玉倒影着漫天灿烂的紫色星海。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那片温润的绿不安的开口。

“行吧,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上。”

紫色的星河给了他肯定的回答。

从此他们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个鬼。

在后来度过发情期的无数个缠绵悱恻的夜晚里,雷狮几乎每天都要说那同一句话。

“安迷修!分手!没得商量!”

“别!雷狮你让我再试一次!”安迷修欲哭无泪。

安迷修花了三个月在雷狮的信息素面前找回自尊,又花了两个月去适应雷狮的味道。

直到他们要彻底标记的时候。

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就是。

你看着你的omega的脸,想操。

你闻着你的omega的味,想打。

这艰难的爱情啊。

安迷修哀嚎。

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凯莉感叹。

吾将上下而耍流氓?

安迷修绝望。

评论(25)
热度(979)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