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让卿,一个写文的。
不定期更新。看灵感。
cp洁癖,不拆。
三党忙碌,假期诈尸。
专业雷狮吹。

【安雷】非分之想(二)

cp安雷,ABO,生子有,都市。


安迷修把安媛抱在怀里,带回了家。

安迷修买的房子在二环,大概一百七十多平,然而里面的家具却寥寥无几,经常使用的房间只有一个卫生间,一个主卧,一个阳台。装修也是简单的风格,白色的墙闪着刺眼的光,无一不显示着冷清的气息。

安媛嫌弃的撇撇嘴,她被雷狮惯坏了,和雷狮住在一起的时候全都是按照她的喜好来,粉色的墙纸,蕾丝的窗帘,随处可见的洋娃娃,家具都是欧风,水晶灯从顶端垂到底部。

少女心简直扑面而来的能把人压死。

雷狮每次回到家看到这幅样子嘴角都要抽搐几下,他觉得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粉粉嫩嫩的环境里没有变成一个娘炮真是太不容易了。

要知道雷狮高中时候可是玩摇滚乐的,最喜欢的就是朋克和星海。

他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去改变一下,但是就凭着安媛那哭起来能三天三夜不停歇坚持不懈的劲,他选择了放弃。

其实安媛某方面和安迷修还挺像的。雷狮在心里想。

在雷狮消失后安迷修几乎是满世界找他,恨不得把地壳都翻过来。

然而始终没有音讯。

就这样找了五年,安迷修从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到现在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身边自己缠上来的莺莺燕燕数不胜数,他的寻找也从未间断。


客厅里,安迷修和安媛大眼瞪小眼,气氛很尴尬。

安迷修从来没带过孩子,过去几年也洁身自好,整个人非要形容就是硬邦邦的,没有情调也没有情趣,空有一张好看的脸。

“雷狮有让你带些什么东西吗?”安迷修开口问道。他这里没有小姑娘的衣服,安媛应该上幼儿园了,然而安迷修连学校在哪都不知道。

“嗯……没有。”安媛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你可以打电话问雷狮爸爸。”

安迷修眼睛一亮,对啊,通过安媛他就可以轻易的找到雷狮。

找到雷狮后干什么呢?安迷修想着。

先坦诚相对再说吧。

肉体和精神都可以考虑一下。

“你别想太多哦,”安媛坐在安迷修臂弯上晃悠着腿,一脸恶劣的表情简直是雷狮2.0版,“我除了电话什么也不会告诉你的。”

“行行行,你先把电话号码告诉我。”安迷修哭笑不得的掏出手机,不用说,肯定雷狮这么教的。

然而安媛并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孩童特有的,顽皮的眼神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感觉有点虚。


十分钟后,安迷修左手抱着吃糖的安媛,右手拎着七八个购物袋,生无可恋的走在街上。

安媛熟练的拨打号码,把手机放在安迷修耳旁。

当铃声快要结束的时候电话才通了,让安迷修不禁怀疑雷狮是不是故意的。

“喂,”雷狮此时正靠在沙发上,手里看着一份资料,努力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

表面波澜不惊,实则慌如老狗。

他害怕自己不够坚定,被安迷修几句话就哄回去。

好笑,他不要脸的啊?

然而也不知道是那个要脸的,自从回到家就盯着手机看了半天,眼巴巴等着安迷修打电话过来。

“喂,雷狮。”安迷修的嗓音很轻,很温柔,夹杂着喘息从电话那头传来,让雷狮一怔。

“干什么。”雷狮咳了一声瘫在沙发上。

“我一直是一个人住,这边没有小姑娘的衣服,也不是很了解媛媛的喜好。”安迷修顿了顿,“而且媛媛也该上幼儿园了吧?但是我连学校都不知道。”

“所以,今晚你能不能出来一下?”

安迷修这话就说的很有意思了,首先表明自己不是故意打电话过来的,其次说了一堆不能不解决的问题,说明不是我想见你而是不得不见你,最后逼的雷狮不得不出来。

“……好。”雷狮咬牙切齿的回应,他听到电话那头安媛的笑声。

好你个安迷修,让你带孩子还真把自己当全职奶爸了。

“那晚上七点半,在吾悦广场见。”安迷修说,脸上是浅浅的笑意,“顺便一起吃饭吧。”

电话挂断。

“爸爸。”安媛盯着安迷修的脸。

“嗯?”

“我感觉你笑的像故事里那个给鸡拜年的黄鼠狼。”

“……是吗。”


雷狮停好车后就掏出手机打电话,他今天穿了一件棕色的长风衣,黑色的铅笔裤显得那双腿又细又长,走在街上惹眼的要命。

“你们在哪。”雷狮问。

“转身。”

雷狮转身,安迷修在他身后,旁边是一脸狡黠的安媛。

“爸爸!抱!”安媛还是更亲近雷狮,看到雷狮过来直接扑了过去。

雷狮挑挑眉,把安媛抱在怀里,看向安迷修。

安迷修今天也穿了一件款式相似的棕色风衣,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穿的是情侣装。

一个张扬,一个温柔,看起来还蛮登对。

你干的?雷狮盯着安媛。

当然啦,我选的。安媛骄傲的点点头。

“走吧。”安迷修看着两人的互动好笑,自然而然的牵上雷狮的手,并肩向前走。

就像做了很多次这个动作一样,安迷修几乎没有什么不自然。

雷狮想挣开,却被安迷修握的更紧,有一种他这辈子都挣不开的感觉。

吃完饭后,他们去给安媛买了八九件衣服,暂且应付日常穿着。安媛盯着橱窗里有一人高的熊,眼神闪亮亮的盯着安迷修和雷狮。

“不行。”雷狮一脸冷漠的拒绝。他家里简直就是安媛玩具的海洋,他再也不想看到这种东西了。

“要哪个?”安迷修已经牵着安媛往店里走。

“棕色的!”

“安媛我和你讲清楚,你房间里已经放不下这个玩具了。”雷狮阴森森的说。

当年安迷修对他都没有这么百依百顺,现在却对安媛这么宠溺,他总觉得有点不爽。

“没事!放在安迷修爸爸的房间里就好了!”安媛抱着熊欢呼。

安迷修已经结账完毕了。

“……。”雷狮忽然觉得头有点疼,挥挥手让安媛到安迷修那里去。

自己带了五年的小闺女被安迷修一个熊就收买了,简直伤透了心。

但是,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和安迷修待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温柔的要命。

因为买的东西太多,安迷修一个人拿不掉,雷狮就先和安媛一起先回到了安迷修的公寓里。

“真是洋溢着性冷淡气息的装修。”雷狮一进门就吐槽。

“找不到可以让我性热情的人。”安迷修回应,指了指阳台,“去那聊聊?”

安媛一个人玩的开心,雷狮也不去打扰她,就和安迷修一起去了阳台。

安迷修点了一根烟,缓缓吐出一口气,晚风从他脸上吹过,香烟的火星忽暗忽明。

他递了一根给雷狮,雷狮欣然接过。

但他没有点。

“你也会抽烟了?”雷狮嘲讽的问道。“以前不是六根清净的很吗。”

“没办法,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安迷修手夹着烟意味深长的回答,嗓音被烟熏的有点嘶哑,他这个样子有一种成年男人独有的魅力,让雷狮有点心动。

安迷修看雷狮不点烟,以为雷狮没带打火机,就打算帮他去点。

雷狮却轻轻推开安迷修的手,把烟叼在嘴里,扯着安迷修的衣领往自己这拉,使两人下半身紧紧相贴。

这是一个暧昧的暗示。

雷狮把身体往前倾了倾,用口中的香烟去触碰安迷修口中已经点燃的那根。

然后,他慢悠悠的朝安迷修脸上呼出一口烟雾。

他借着烟卷和安迷修接了个吻,隔着还没完全散去的烟雾,安迷修也能清晰的看到雷狮眼睛里满是是戏谑的光芒。

安迷修的眼色变得深沉而危险。

“雷狮,”他开口,一只手握住雷狮点着香烟的手,另一只手搂着雷狮的腰,一路下滑。

“嗯?”雷狮没有多说什么,他半靠在安迷修身上,不怕死的磨蹭着胯部,带着笑意看向安迷修的脸。

Omega的信息素在夜晚弥漫开来,即尽撩拨之能。

说不喜欢是假的,说不想念也是假的,明明恨不得先在床上战个几百回合却偏偏都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们两都很酷,没有谁肯轻易开这个口。

活该作茧自缚。

安迷修倒吸一口气,最终还是开口了。

“让我再追你一次。”

tbc


怎么又被吞真是mmp。

评论(1)
热度(78)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