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让卿,一个写文的。
不定期更新。看灵感。
cp洁癖,不拆。
三党忙碌,假期诈尸。
专业雷狮吹。

【安雷】写情书是个技术活。

cp安雷,瑞金。
注意避雷。
凹凸高中,b市数一数二的重点名校。
之所以出名不仅仅因为每年令人叹为观止的升学率,更因为这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和那些奇才们。
俗话说得好,如果一个时代里只有一个天才,那就是一花独放,如过有一群天才,那就是春色满园。
今年春天格外漫长啊,一个两个都春心萌动。校长丹尼尔看着学院里两两走过的小情侣如此感叹。

“凯丽啊,你知道情书要怎么写吗?”金第一百零一次把面前的纸揉成一团扔到远处,又揉了揉自己的乱毛,有气无力的趴在桌上。
“哟,你终于红鸾心动了啊。”凯丽饶有兴趣的看着金,“是写给格瑞的吧?”
“诶!没…没有啦,我和格瑞是朋友而已!”金手忙脚乱的说着,试图掩盖自己的脸红,“而且凯丽你不要乱用成语。”
凯丽笑了一声摇摇头,“别害羞嘛,春天就是个谈恋爱的季节啊。”
“你说你对格瑞没意思,鬼都不信。”
这时金远远的看到格瑞拿着一本厚厚的练习册走了过来,也不管现在是在阅览室,急急忙忙的辩解到:
“才不是!我和格瑞是最最最最好的朋友了!”
高三(2)班,人称理科小王子的格瑞,收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张朋友卡。
虽然之前十几年收到的也不算少,但格瑞觉得他已经可以烧掉他那一堆朋友卡去祭奠他这辈子还没出生就死去的爱情了。
不,估计怀胎三月都没成型,就流产了。
可悲可叹。
“金,今晚你来我家吃饭。”格瑞走到金身边说到,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来柔和一些。
“为什么啊?姐姐不在家吗?”金眨巴着眼睛看着格瑞。
……我就让你来我家吃饭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难道我要把这话直接说出来吗?
考虑考虑我这种高冷的人设好吗?
看我崩人设你很开心吗?
“她,刚才和我说,她出去了。”格瑞说完就快步离开了,撒谎这种事,还是不擅长啊。
“啧啧,真是可怜哦……”凯丽看着远去的格瑞,又看了看面前的金,她决定推波助澜一下,“你刚才不是问我情书怎么写吗,情书这种事我也不是很擅长啦,你可以去问问安迷修,上次他的作文不还是被拿来当做范文吗?虽然我看不懂他在写什么就是了。”
“好!谢谢凯丽!”金“碰”的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拿着那张花里胡哨的信纸跑去找安迷修。
凯丽看着金跑出阅览室,掏出手机,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天台顶
“大哥,这是安迷修给你的。”卡米尔扯了扯围巾,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紫色的底子,素色的花纹。
难以言喻的小清新气息。
“嘁,”雷狮靠在栏杆上翻了个白眼,“这年头谁还写信,直接发消息不会吗。”
要真嫌弃大哥你就不要拆开来看啊。
卡米尔看着认真拆信封的雷狮默默的想。
“wow老大,这是什么?安迷修给你的战书?”佩利在一旁叫到。
帕洛斯揉了揉他的头顶,“蠢,谁会用这种信纸写战书。不过老大,我很好奇,安迷修到底写了什么?”
“……等下。”雷狮皱着眉看着安迷修给他的那封信,如果眼神有力量的话,大概信纸上早就有了两个窟窿了。
雷狮觉得人生第一次遇到了挑战——雷大爷常年霸占理科第一,再复杂的题在他眼里也不过十几分钟的事儿。
总之,雷大爷对自己的语言理解能力还是挺自信的。
然而,他压根看不懂安迷修这封信在写什么。
蠢货,有话不会直说么,这么隐晦你让我做阅读理解啊?雷狮愤愤的想。
“卡米尔,你看看。”雷狮把信一扔,掏出手机开始打游戏。所以说他最讨厌文科这种云里雾里的东西了,直说不好吗。
“嗯……”卡米尔看着信,陷入了沉思。安迷修的字迹很清秀,不存在看不清的问题。
“你是千军万马,扬起滚滚硝烟疾驰而过?这什么意思?千军万马?打架?”佩利从卡米尔身后斜着脑袋看过去。“又疾驰而过,他是想说他打不过雷狮老大打算逃跑吗?”
“你满脑子除了打架还有什么。”帕洛斯把佩利推开,继续念到:“你是星辉晴朗,你是坠落时抖伸的翅膀。”
“这是夸……老大6的能上天?”
“去和太阳肩并肩?”
“闭嘴,傻狗。”
“咳,”卡米尔清了清嗓子,他清楚的看到雷狮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往这边撇,他也确信雷狮现在压根无心打游戏,专注的听着他们的话。
“嗯……你眼里有星辰大海,”卡米尔偷偷看了一眼雷狮,他看到雷狮微红的耳根继续念到,“那是我触而不及的光。”
卡米尔开始思考,他觉得安迷修隐隐约约有点表白的意思,可他无法确定,理科生的思维逻辑让他有着凡事都要精确的准则,他不能说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又说大哥是触而不及的光,这是胆怯吗?卡米尔思索着。
其实是个正常人应该都能读出来安迷修这封信是情书了。
问题是他们几个不算正常人,正常人能励志以后长大当海盗吗?
更别说安迷修还是个文科生,一句我喜欢你硬生生扯成520字小作文,比喻拟人排比比兴各种学的修辞手法都用上了,情诗情话更是咬文嚼字的挑选。其感情真挚程度简直男默女泪,语文老师看到了都觉得死而无憾。
然而问题是,雷狮,卡米尔,帕洛斯,佩利,都是彻彻底底的理科生,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
这他妈根本无法好好交流。
“怎么不读了?”雷狮烦躁的抬起头,他这局打的不好,他也没有什么继续玩的心思,索性站起来一起分析安迷修的信。
毕竟是安迷修写给他的信,他其实还是不愿意让这么多人看。
那是他的,不管是安迷修还是那封信,都是他一个人的。
海盗头子的占有欲就是这么强烈。
“你像风,我追逐你八千里,不问归期。”雷狮内心微微算了一下,按照微风最慢的速度,八千里也就三个月的事。
操。
感情你是想告诉我你追我三个月就不想追了是吧?
我对你的吸引力就这么点你嫌弃了是吧?
雷狮面色逐渐阴沉,长本事了啊安迷修,拐弯抹角的和我说这种话。
距离安迷修被雷狮找上门还有十分钟。
“等下,大哥。”卡米尔看着雷狮的脸色,突然说到,“这里还有一句话。”
“圆可以有很多个内接三角形,而三角形,始终只有一个外接圆。”
“所以?”雷狮咬着衣领的一端,一手把拉链拉到底,露出里面黑色的紧身衣和精瘦的小腹。
安迷修最喜欢雷狮的腰。
然而雷狮现在并不考虑这个,他打算活动活动去和安迷修谈谈人生理想。
“所以,我想,他的意思是说。”卡米尔深呼吸一口气,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才慢慢的说到。
“大哥,你就是那个圆,你可以拥有很多情人,不管男性,还是女性。”
“而他,就是那个三角形,他所拥有的,所能拥有的,只有你一个而已。”
雷狮微微张开了嘴,惊异的看着卡米尔。
他从未想过一个定理会有这样的含义。
他的耳垂由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
“咳,你确定他真的是这个意思?”雷狮扭过头问道。
“不会错了。”
如果说不是你现在就回去把他揍一顿的吧。
我辛辛苦苦分析这么久他要还不是这个意思大哥你替我多揍几拳。
最好打断他第三条腿。
卡米尔内心吐槽。
“……看不出来啊老大,安迷修对你有这种心思。”佩利在一边目瞪口呆。
“……恋爱的酸臭味。”帕洛斯痛心疾首的摇了摇头。
“蠢货,”雷狮骂到,不知道是在说帕洛斯反应迟钝,还是在骂安迷修弯弯绕绕。
卡米尔看着雷狮笑起来的嘴角,长叹一口气。
幸好安迷修最后写了那句话,他才能准确的判断出结果。
所以说文科生这种东西,真是太讨厌了。
“我去找他。”雷狮拿起手机就往外走,他觉得他现在能清晰的听到他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因为一个人而蹦跳着。
他忽然觉得碍眼的校服其实也挺好看的了,至少安迷修穿起来显得斯文又温柔。
“等下,”雷狮没走几步又回来了。
“怎么了老大?你不去找安迷修吗?”佩利吃着饼干问道。
“我想,我们得礼尚往来。”雷狮笑着把安迷修的信纸反过来,略微思索一会后,提笔写下几行字。
卡米尔看着雷狮的笑容觉得有点不安,他凑过去看了看雷狮在写什么。
“……大哥,你真的要这样么?”卡米尔颤抖着问到。
“你把信给他,告诉他什么时候他相处答案了,什么时候来找我。”雷狮心情愉悦,潇洒的把信一甩,大步流星的走了。
别让我等太久,安迷修。

“所以,安迷修学长,拜托你了!”金一口气跑了四层楼,说明原因和目的后现在上气不接下气的站在安迷修面前。
“哪里哪里,小事而已。”安迷修笑着回应,他早就从凯丽那里得知了事情的原委。遵守着骑士道的安迷修决定帮这个忙,让隔壁的格瑞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
“如果要写情书的话,为了表达自己真挚的情感,可以多用一点修辞手法。比喻,拟人之类的。”安迷修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下来。
“嗯嗯!我记下了,还有吗?”金人生第一次表现出如此强烈的求知欲,让安迷修的一颗教师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决定要好好教这个唯一的学生。
但他没有意识到他在误人子弟。
“比喻和拟人这两种手法其实可以互通。”安迷修看着金不太理解的神情又补充到,“比如,你像是夜里万千耀眼的星辰,夜里万千耀眼的星辰是你。”
他说着说着,不由就笑了。雷狮张扬的样子,哪是星光能比拟的。
提到雷狮,安迷修有些焦躁的看了看门外,按照道理说雷狮应该看到了情书才对,结果到现在人影都没一个。
这让安迷修很不安。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他想。
半晌,安迷修甩了甩脑袋,继续开始和金说话。
“如果使用得当,将会有很好的效果。”安迷修继续谆谆教导,金认认真真的做着笔记。
然而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卡米尔走进了教室。
“大哥让我给你的,你最好快点找到答案。”卡米尔淡淡的说到,随即转身离开。
安迷修看着自己皱巴巴的信纸苦笑,大概是被拒绝了吧。
然而翻过来是雷狮龙飞凤舞的字迹,上面留着一道数学题和一行备注。
安迷修觉得自己心里的希望又死灰复燃了,雷狮的每一个字都在给它火上浇油,让它越来越膨胀。
如果没有地心引力安迷修大概能飘起来了。
他还没有看题目,也没有思考,但是直觉告诉他,雷狮答应了他,并对他报以相同的感情。
就当是文科生的心思细腻吧,安迷修肯定着自己的答案。
后来雷狮知道这件事后曾经嘲笑他这哪门子的心思细腻,明明就是太飘。
可能是你拿不动刀了。安迷修翻个白眼回敬到。
被这样一刺激,安迷修自然是没有心思再指导金了,他现在要立刻解出这道题,然后去找雷狮,哪怕是翘课也在所不惜。
“那谢谢学长,我走了。”金抱着信纸微微鞠躬表示感谢,然后离开了教室。留下安迷修一边傻笑着一边解题。

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放学的钟声已经响起,学生们三三两两的收拾着书包回家。
金和格瑞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阳的余晖洒在地面上,显得整条街都柔和又浪漫,这条路他和格瑞一起走了几百遍,金从未发现它这么好看过。
“格瑞!”金停下了脚步,咬了咬嘴唇,认命似的双手递出了一封信。“这个是给你的!”
“我的?那回家再看吧。”格瑞疑惑了一下,想了想,可能是别人拖金带给自己的情书吧,那回家后再说好了。
“不,这是我写给你的。”金抬起头,盯着格瑞,蓝色的眼睛里倒影出格瑞惊讶的脸。
格瑞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在发酵,膨胀,雀跃,他想拆开这封信,却又害怕,害怕得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但他看到了金期待的眼神。
他拆开了那封信,一字一句的阅读。
“金,”格瑞呼出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正常些。
“嗯?”金紧张的扯着衣角,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嘴唇碰上了一个柔软的物体。
他面前是格瑞骤然放大的脸,身上是格瑞带来的温度。
这是一个很浅尝辄止的吻,却能轻易撩拨起两个人的心跳。
格瑞牵起了金的手,看着前方,“回家吧。”
“噢,噢……好。”金整个人还处于懵逼状态,任由格瑞带着他走。
格瑞他答应我了诶。
格瑞他亲我了诶。
格瑞他居然大庭广众之下亲我了诶。
妈耶格瑞耍流氓了!

……是不是哪里重点不对啊金。

第二天,所有人看到2班那个理科学霸格瑞扯着1班那个文科大佬安迷修的领子走出了教室。
一个黑着脸也遮掩不住身上的春风得意,一个强笑着也遮掩不住脸上的憔悴崩溃。
“说,你昨天怎么教金写情书的。”格瑞把安迷修抵在墙上,一脸凶神恶煞。
“我只是告诉他可以多用些修辞,比喻和拟人可以互通,用的恰当会有很好的效果。”安迷修一脸忠贞不屈举起双手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干坏事。
他昨天一整晚都在思考雷狮留给他的那道题,熬了一个通宵现在整个人都是傻的。
雷狮平常都做的什么题目啊。
安迷修哀嚎,他觉得他算出这题起码也要十几年后了。
到时候格瑞和金都老夫老妻了他和雷狮才开始谈恋爱。
太可怜了。
“金,写了什么?”安迷修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
“他……”格瑞似乎想说什么,但动了动嘴,最终把信甩到安迷修面前。
“你自己看。”
安迷修认真的看了起来,越看越觉得没毛病。
直到他看到了最后。
“噗嗤。”安迷修忍不住笑出了声,被格瑞瞪了一眼后立马憋了回去,整个人憋笑到开始发抖,最后靠在墙上和个神经病一样笑起来。
“噗哈哈哈……格瑞,你别生气……某种意义上,金写的没有毛病……不行我忍不住了我再笑会。”
当格瑞爆发之前安迷修终于笑够了,他看着格瑞,陈恳的说到:“芦荟啊芦荟你像个格瑞,这句是拟人,格瑞啊格瑞你像个芦荟,这句是比喻,某种意义上这个比喻和拟人相同的很好啊。”
“不仅真诚的表达了他对你的感情而且还有一定性质的比兴手法在里面。”
“文采斐然,千古佳句。”
格瑞在那一刻恨不得把安迷修摁在地上让他和大地亲密摩擦。
“那真是多谢了。”格瑞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就走开了。
格瑞就这么善罢甘休了吗?似乎不大可能。
距离雷狮踹开一班教室的门还有五分钟。
安迷修一边走回教室一边思考自己什么时候能去见雷狮。
雷狮在信上说解不出题就不要去见他。
唉,相思病啊相思病,青春期的相思病。折磨的他一个祖国的花朵都快萎了。
安迷修刚在座位上坐下,就听到教室门被雷狮一脚踹开。
“安迷修你给我滚过来!”怒气冲冲的雷大爷扯着安迷修的衣领就往外跑。
今天怎么了,一个两个组团扯我衣领?
天真的安迷修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雷狮带着他跑到了走廊的尽头。
“安迷修,”雷狮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伸手拍了拍安迷修的脸,活像一个拿着教鞭教育小朋友的老师。
“怎…怎么了?”安迷修清晰的感受到雷狮呼出的气息喷洒在他脸上,痒痒的,像一只猫在心上挠。
“我让你自己解的题,你居然敢去找格瑞帮忙,几个意思?”雷狮越笑越温柔,安迷修越看越觉得瘆的慌,他的左脸几乎给雷狮捏到变形。
“窝米又(我没有)……”安迷修艰难的说着。然而气头上的雷狮完全不在意他的辩解。
“这题你三天都解不出来你是白痴吗?”雷狮揉虐着安迷修的脸,“今天放学前你要是再不能给我算出答案,咱两就拉到。”
“你要是敢找别让帮忙……”雷狮在空中做了个手势,“我就剁了你第三条腿。”
安迷修觉得他现在就可以祭奠他死去的爱情了。
不,不能这样,他还要再拯救一下。
“雷狮。”安迷修一手拉着雷狮,另一只手环上雷狮的腰把他整个人拉到怀里,闭着眼睛,心一横吻上雷狮的唇。
这里很少有人来。安迷修于是干脆放肆起来,他撬开雷狮的牙关去纠缠他的舌,在雷狮口中攻城略地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安迷修的吻技拙劣,倒是雷狮无师自通,双臂缠上安迷修的脖颈,热情的去回应。
“雷狮,”安迷修气息不匀,他与雷狮额头抵着额头,“我算不出那道题的答案了,这个就当是我的解答,可以吗?”
“行吧,就当你过了。”雷狮看着安迷修的眼睛,开口。
“……我还有一个问题,雷狮。”
“怎么了?”
“你为什么接吻这么熟练。”
“……老子练了一个月的用舌头把樱桃梗打结你有意见啊!”
END

评论(7)
热度(140)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