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让卿,一个写文的。
不定期更新。看灵感。
cp洁癖,不拆。
三党忙碌,假期诈尸。
专业雷狮吹。

【安雷】《非分之想》(一)

Cp安雷

ABO设定

有生子。狗血剧情。

“没有人永远十八岁,但永远有人十八岁。”

  雷狮在十八岁那年把他很多个第一次给了安迷修,第一次恋爱,单相思的;第一次牵手,他主动的;第一次接吻,他强吻的。

  对于一个Omega来说实在是怪可怜的。

  但只有初夜,是安迷修主动的。

“安迷修,”混乱的KTV里雷狮俯身凑在安迷修耳边慢悠悠的说,“你到底喜不喜欢老子。”

Omega身上诱人的气味刺激着安迷修的大脑,他早就被雷狮灌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他觉得很热,他迫切的需要解决,“雷狮。”安迷修声音沙哑的喊着雷狮的名字,雷狮身上很凉,他不由自主的靠去。

 但雷狮推开了他。

“给我答案。”雷狮瞧着二郎腿,表面波澜不惊,实则慌如老狗。Alpha的强势的气息排山倒海般涌来,他克制着本能的欲望,身体的叫嚣,他一定要安迷修给他一个答案。

“我喜欢你。”安迷修绿色的眼睛像一汪潭水,就那样直直地盯着雷狮,他醉了,他所说的一切都源于本能,源于骨子里对雷狮的喜欢,“很喜欢你。”

 雷狮觉得自己可能要溺死在安迷修的眼睛里。“操,”雷狮低低的咒骂了一声,他夜店浪迹那么久,什么表白没见过,唯独安迷修一句话就让他血条清零。

他跨坐在安迷修身上,扯着衣领就吻了下去,他们的吻技并不好,青涩又粗暴,安迷修死死的搂着雷狮的腰,雷狮的腰很细,他有一种能掐断的感觉。唇舌交缠间扯出几道银丝,毕业聚会上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他们两在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拥吻。

一吻完毕,雷狮气喘吁吁的捧起安迷修的脸,四下张望了一下,扯着安迷修就往外走,虽然在KTV里接吻很刺激,但他要和安迷修单独待着。

他带安迷修去了宾馆。

当前台看到他带着醉酒的安迷修要开房的时候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年头占便宜的都是Omega了?

他其实并不打算和安迷修做,他要等安迷修清醒的时候。

可安迷修并不给他这个机会,他扯着雷狮躺在床上,然后急切的去吻他。

Alpha天生的体能优势在这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安迷修力气大的惊人。雷狮当时的反应就是:这他妈玩脱了。

事实证明,确实玩脱了。

第二天安迷修头痛欲裂的醒来,看着自己身上的抓痕和散乱的衣物如遭雷劈,他只记得他被雷狮灌醉了,然后他吻了雷狮......

最后他们来到了这里。

雷狮的呻吟,痛苦又欢愉的表情,肌肤相亲的触感。

然而雷狮并不在身旁,更准确的说,那个疯狂的夜晚之后,雷狮就消失了。

彻彻底底消失在安迷修的生命中了。

安迷修倚靠着窗台,熟练的点上一根烟。他以前并不抽烟,只是长夜漫漫,总得打发打发时间,可能是年纪大了,他最近总是不停地回想起那个夜晚,然后半夜起来一脸复杂的去卫生间,回想的多了他甚至在想这会不会只是他的想象。

感觉够变态的。安迷修苦笑。

雷狮高三那会就是方圆十里alpha的梦中情o,一朵带刺儿的玫瑰。雷家的三少爷,学霸,好看的脸,张扬的性格,简直是小说里男主角的标配。

可他偏偏就喜欢安迷修,一天到晚从四楼跑到一楼,就为了堵到安迷修。

说不喜欢那是假的,安迷修喜欢雷狮,喜欢的要命,可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来,他把雷狮拒之门外。

那时候的安迷修是个孤儿,靠着一点微薄的收入生活。

他没有喜欢雷狮的资格,他给不了雷狮未来和那样不顾一切的爱情。

雷狮就像是天上那轮皎洁的月,只能看,得不到。

很多年后雷狮靠在安迷修怀里问他:“高中那会我这张脸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怎么就你对我半点非分之想都没,我简直要怀疑你是个性冷淡。”

“因为我不敢。”安迷修笑着回答。雷狮白了他一眼,拍掉安迷修搭在自己腰上的手。

当然,这是后话了。

反正,当他不能给雷狮爱情的时候,雷狮缠着他;当他能给雷狮爱情的时候,雷狮却不见了。

那话怎么说来着,最怕在无能为力的年纪里遇到最深爱的你。安迷修吐了口烟,觉得真是造化弄人。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Will you still love me.....”铃声响了,安迷修拿起手机,“喂?”

“安总,很抱歉现在打扰你。”助理凯瑟琳的声音响起,“但是公司这边,额,有点突发状况。”

 “发生什么了?我现在就过来。”安迷修一边穿外套一边往外走,他家离公司很近,五分钟就到。

“这...”凯瑟琳的声音听起来欲言又止,“这里有个孩子,非说您是他爸爸,诶!等等!小朋友这个不能拿!”

“歪?是安迷修爸爸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很甜很软,应该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

“小朋友,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并没有孩子。”安迷修愣住了,他私生活良好,并没有什么一夜情。

“可是,雷狮爸爸说你是我爸爸呀。”小姑娘有点委屈,声音都变了,“我还姓安呢,雷狮爸爸不让我和他姓。”

“媛媛,电话给我。”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那是雷狮的声音,隔着七年的时光,又再安迷修耳畔响起。

安迷修从走变成了跑,他几乎觉得老天在和他开玩笑了。

但他相信了,义无反顾,哪怕只是一个玩笑。

“喂,安迷修。”雷狮懒洋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媛媛我就放你公司,你爱来不来,我有事先走。”

电话挂断了,留下一串忙音。

安迷修从跑变成了狂奔。

他完全不顾及路人看神经病的眼光,五分钟的路硬生生跑成两分半。

这劲头放在高考体育考试的时候,绝对能加分了。

他第一次和雷狮这么近,在七年的日日夜夜里他无数次的幻想雷狮的回来,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方式。

他想见雷狮,想抱住他,想拥吻他,问他这么多年都去了哪里。

然后告诉雷狮,自己爱他。

已经不仅是喜欢了,是深入骨髓的爱。

然而当安迷修气喘吁吁赶到公司的时候,办公室里只有坐在他的办公椅上,吃着棒棒糖,一脸神气的安媛。

凯瑟琳在一旁不知道该怎么办,面露尴尬。

“雷,雷狮呢?”安迷修喘着气,着急的问道。“啊,那位先生已经走了,说什么也不肯多待一会。”凯瑟琳回答。

“你就是安迷修?”安媛从座椅上蹦下来,哒哒哒走过来仔细打量着安迷修。

安迷修也在看着她。

安媛很漂亮,高挺的小鼻子,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紫色的桃花眼,眼波流转间很像雷狮。

简直就和雷狮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唯一不同的是,安媛的头发是棕色的,就和安迷修一样。

安迷修半蹲了下去,他清晰的看到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

血缘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灵感应,就是直觉告诉你,她和你有关系。

“唔,雷狮爸爸说,我要和你住一段时间。”安媛歪了歪头,看起来有些苦恼。“你真的是我爸爸吗?”

 “我是。”安迷修笑了,那是一个很温柔的笑容,就像他当年对雷狮笑的时候一样温柔,他慢慢的把安媛搂到怀里,很小心,很仔细,仿佛在对待易一件珍宝。

 “我们回家吧。”安迷修单手抱起安媛,对凯瑟琳说;“推掉我晚上的会议,就说我要陪女儿。”

 顺便找找孩子她另一个爸。

评论(6)
热度(136)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