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让卿,一个写文的。
不定期更新。看灵感。
cp洁癖,不拆。
三党忙碌,假期诈尸。
专业雷狮吹。

【花怜】妈的那个仙乐太子到底是弯是直!(中)

大家好,我是厄命,我又回来了。
自从那天我家花城一脸春风得意的回到极乐坊,我就觉得这孩子要栽了。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不,我家这位是美男。
我一脸痛心疾首的看着他对着那几千张皮挑挑捡捡,戳戳试试,心中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少年你信我啊你的心上人真的看不出来这几张皮有什么区别!
不就一个黑一点一个白一点一个睫毛长点吗!
你换个发型都比这个直接明显啊!
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趁着花城这几天都去找他的心上人,我特地去找了找我的亲友。
歪,心魔剑吗?对我是厄命啊,啊哈哈好久不见了,那啥,你家洛冰河怎么追他师尊的啊?噢……要坚持不懈是吧,还要撒娇示弱……这个有点难……啥?还要装可怜?
算了拜拜再见吧您嘞。

歪?陈情吗?你家主人是怎么拐到含光君的?啊……我懂了要能撩是吧?情话?那种“女人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不是我没抽风,我就就最近我们这姑娘们写的那什么《鬼王的娇妻》《倾世红颜:王妃太嚣张》看的有点多。
哦哟你还好意思说我,我还不是为了我家花城,当初也不知道是谁硬生生吹出一曲春山恨。
喊哥哥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你咋不喊妹妹。好好好,我信你我信你。
还要天天啊,对了那什么《春山恨》《云深不知羞》之类的图册给我寄几本过来,我要那种高清的,钱不是问题。
……等等那句必要时候献身是什么意思!?歪?歪?!我操你别挂电话!
嘟嘟嘟……
陈情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很慌张,非常慌张,慌张到我刀身都直了。
但是,过几天,发生了一件让我更慌张的事情。
花城,今天,居然,夜不归宿!
长本事了啊你,你知道这说去多不好听吗?啊?即使不会未婚先孕你也不能这样啊?等等我记得隔壁谁家有那能让男性也怀胎的药来着……
花城,花三郎,血雨探花你快给我回来!回来!
好累啊我不想管了,我也想谈个腻腻歪歪的恋爱。
万幸万幸,花城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除了送出一个,算是定情信物的东西。
当时我就骄傲的噢,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家花城多争气。
你看看,这时候隔壁那洛xx还在苦苦修炼,蓝xx还在努力拒绝他对象的诱惑要雅正,只有我家花城送出了礼物。
可把老子骄傲坏了,让我叉会腰。
哦对我没有腰来着。
这样看来,这仙乐太子六成也是个弯的,那花城追他应该也没多大问题。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我猝不及防。
花城带着我和他的心上人去了半月,正当我觉的两个人可以好好发展一下的时候。
出现了那个名叫半月的姑娘。
这难道就是姑娘们本子里写的第三者?
她看起来和谢怜似乎是旧相识,我隐约听到她叫谢怜“花将军”。
还花将军,你咋不叫花姑娘,快离他远点,你看看我身边这位刚换上的新皮都快给他绷破了。
我再次见到谢怜的时候,是在极乐坊了。他那时正在和花城玩骰子。
“怎么样,是不是大了一点?”
“是…大了一点。”
“做得很好,继续。”
厉害了花城,估计明天鬼界头条就是“血雨探花当众开车  二人恩爱闪瞎鬼眼”。
哎哎手往哪放啊?别乱摸知道吗?矜持一下,学学隔壁含光君。
说到隔壁……陈情貌似和我讲过必要时候要献身来着。
这……献,献就献吧。
于是我睁开了我的眼睛,换上我自认为最可爱温柔的眼神……
开始朝谢怜撒娇打滚求抱抱求摸摸。
不得不说,我觉的这样做还是挺有用的。
如果忽略当天晚上花城拿我切瓜这件事。
艹,这要说出去老子以后怎么做刀,怎么在法器界混,我不要脸的啊?
对啊你不要。
日后我在和心魔剑唠嗑的时候,他无情的嘲笑着我。他家修雅还在一旁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你个臭嗨,大夫,大夫在吗?给我看一下我的眼睛,我觉的它快瞎了。

评论(26)
热度(537)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