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让卿,一个写文的。
不定期更新。看灵感。
cp洁癖,不拆。
三党忙碌,假期诈尸。
专业雷狮吹。

【花怜】妈的那个仙乐太子到底是弯是直!(上)

大家好,我是厄命。
对,就是刚出场就朝着谢怜求亲亲抱抱举高高的那个厄命。
……其实在以前我还是一把很高贵冷艳的弯刀,在我的主人使用我时,我对那些人都是一种“一群辣鸡辣到老子的钛金狗眼了·滚你长得真他妈丑”这种态度。
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是不睁开眼睛的,真的。
我以前一直以为我的主人要在他鬼界巅峰的位置上独孤求败或者追寻极致,直到消亡的那一天,至于他那颗想谈恋爱的心可能老早就死在了岁月里。
少年郎啊你根本就不清楚以后的路有多少狗粮在等着你。我沧桑的感叹着。
后来我发现我真是太他妈傻逼了。
那天我还在睡觉,感觉到有东西在触碰着我的刀身。
啊~就是那里~往下一点~讨厌用点力嘛~
咳,不好意思,回归正题。
我发现花城正在擦拭着我的刀身,我有些困惑的眨眨眼,花城今天并没有用他原本的面貌,他选了一张十分好看的皮囊,我没见过,估计是最近弄到手的,还换了一身朱红色的衣服,红艳艳的和喜服差不多。一双黑色长靴显的小腿又长又细,头发也精心打理过了,还召来了银蝶围绕在他旁边上下纷飞。
不是,小伙子大晚上不睡觉你穿的这么骚包要干哈?
要结婚还是要咋的?
然后我就被他带着一个神行千里来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破山上。
我正纳闷着这孩子想干什么,就见他慢悠悠的拦住了一个花轿,一步一扭腰的走到花轿面前,伸进去了一只手。
感情你这大半夜的是要来抢婚啊??啊?
你看上哪家姑娘不好你来拐一个有夫之妇这就有点过分了啊?
还有你这么追姑娘人家都给你吓死了好伐?
唉,孩子大了管不住了,随你吧随你吧。
我一边感叹着一边又放松了不少。
至少这说明花城还是个直的,你们根本就不懂我天天看他穿一身红衣的时候,就感觉像是看到了那个东方x败。生怕他哪天找个什么谢莲亭李连亭的回来。
轿子里走出来了一个漂亮的新嫁娘,我眯着眼睛打量了几番——不错不错,就是胸有点小,我一直以为我家花城喜欢那种36D前凸后翘肤白貌美的辣妹。
等等,稍微哪里有点不大对!
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他他妈的有喉结啊!有喉结!
一瞬间辣妹就变成了“肤白貌美肯定是有的,前面肯定不凸后面翘不翘没摸过不知道”的辣弟。
操。
花城弯了。
不花城你不能因为我是把弯刀你就弯了啊!
我给你变直你还能直回去不?
吾儿叛逆伤透我心,来抢婚就算了,还抢个男的。
我一路闭着眼,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猝不及防,我需要静静。
我本以为花城会直接把人拐回去然后嗯嗯啊啊再办个婚礼宣告一下主权这事就这么完了,只要他过得高兴我也没什么意见。
毕竟他活的太累了,也太孤独了。
但他并没有,他牵着那个人走了一段路,便离开了。
而那个人对于他的离开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仿佛根本不认识一般。
我终于意识到了那个最严重的问题。
花城,这是,单相思,啊。
这他妈难度系数就很大了啊!要是弯的还好说要是直的你怎么掰啊?太用力会断的你知道吗?
这几百年的老处男知不知道要怎么追人啊?那啥的时候知不知道要怎么做?羞羞的小册子有没有看过?知不知道对方喜好?
一大堆问题盘绕在我的心头。
吓得我眼睛都睁的更大了。
不,不管怎样,这是花城的终生大事,我不能袖手旁观。
弯的最好,直的老子也要把他掰到90度角。
但事实证明,还有第三种人。
他们和橡胶棒一样,能直能弯,还能反弹。
真是日了狗了。

评论(13)
热度(512)

© 深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